天行健 君子当自强而不息

【ZT】Clear Type之父谈阅读革命(1)


译者:程化

转载自:http://blog.csdn.net/hellothere/archive/2007/08/28/1761752.aspx
 
本文译自Channel 9的视频。内容为对Clear Type之父——Bill Hill的访谈。访谈中,Bill Hill纵横捭阖,触及到信息革命、阅读革命的本质。访谈时间较长,拟分三部分翻译。由于涉及较多文化背景,翻译错误之处,敬请指正!
视频链接:http://channel9.msdn.com/Showpost.aspx?postid=335046
 
Bill Hill简介:苏格兰人,怀着“让人们在屏幕上阅读”这样的梦想,1995年加入微软。主持创建了Verdana,Georgia字体,推动了eBook,发明了ClearType技术。目前在IE项目组工作。通过本访谈,我们能了解到,在“让人们在屏幕上阅读”这个动机背后,Bill Hill有更宏大的精神世界。
 
Bill:我戴上太阳镜。酷吧?
 
Charles:酷。其实不用介绍你了,但还是说说吧。你是谁?工作是什么?
 
Bill:我的名字是Bill Hill,当前在IE项目组工作,我的正式工作头衔是“助理程序经理”。当然,这个头衔就象试图把线圈放到绵羊身上来标示绵羊身份一样可笑。正式工作头衔?这东西有用吗?从来到微软我就一直在干同一件事。我12年前进微软,因为我相信,微软是一家可以引领我们从“纸面阅读”过渡到“屏幕阅读”的公司。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做的事:使屏幕成为阅读的一个好地方。我从字体组开始,然后到e-Book组,然后到Windows Presentation Foundation 组。在这些组里,我都努力干出点事来。现在我在IE组工作,因为互联网确实是为世界提供“适合屏幕阅读的书籍”的关键所在。

我们正处在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而这一点往往很容易被忘记。互联网大约在1995年,即我进入微软那年成型,我们经营互联网刚刚12年。当前,我们所有的经济,我们所有的经济成就,科学,技术,医疗,所有的一切,整个的经济,都建立在大约550年前,由德国美因茨(Mainz)金匠古腾堡(Gutenberg)发明的一项技术上(欧洲的活字印刷)。我们不能认为当前所有的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没有阅读,没有小学的普及,没有随之而来的教育,没有教育形成的知识存储和共享信息的能力,我们所知的现代社会、经济繁荣、科学、技术,都统统不复存在。古腾堡技术点燃了文艺复兴,使社会进入了光明时代。教堂失去了对知识的控制。那之前,非常富有的人,比如15世纪的比尔•盖茨,能拥有大约12本书,因为书只能手抄,抄一本就要2、3年的时间。古腾堡技术改变了这一切。

现在,我们正处在,不,应该说我们刚开始另一个更大的变革。古腾堡技术仅改变了创造信息的方式,它没有改变发布信息、获取信息的方式。互联网改变了这三个方面,改变了我们创造信息、发布信息、获取信息的方式。正如我们所知,只要你有一台PC,你就可以创造内容,你可以自己写,可以自己排版,可以加入图片,可以加入照片,如此等等。所有这些都使信息从依赖“分子”变到依赖“位”。以前,我们的书靠墨水分子和纸张分子来传递信息,现在所有的都是“位”。任何人都可以创造信息,而互联网是一个民主的发布平台。以前,如果你要把自己写的歌推给大众,你就必须和某个唱片公司,以及分销渠道挂上钩。现在,嗨,你把东西放到Blog上,或者用You Tube来发布就可以了。现在你想写本书?伙计,码好字,粘到网上,数以亿计的上网者都是你的潜在读者,只要你的东西够好,大家就会读。当然,你如何能从这里面赚到钱完全是另一回事,一会儿我会就这个问题谈谈,因为我觉得这很重要。

在这里我不想追究细节,讨论什么是HTTP,各种协议等等。有时候,我们必须后退一步,通览全局:到底发生了什么?技术只是为真正发生的事情提供了可能性,真正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技术的范畴。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忘掉硬件和软件,我们真正在做的是创造一个新的人际网络——最终将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都和别的所有人连接在一起。是的,我们还没有做到,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在古滕堡的技术上努力了550年,才创造了当前这个相对完善的社会生态系统。在新的技术上,我们才做了12年而已。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创建人际网络。最终,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信息,可以创造、获取、发布信息,从而改善他们的个人生活,增加商业价值。每个人都是信息提供者。

我认为,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都需要两样东西,然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并非每个孩子都拥有这两样东西。孩子们需要的两样东西是:阅读信息的能力,以及获取信息的途径。这就是为什么阅读如此重要的原因。以我自己为例。我来自苏格兰格拉斯哥的East End,我本来应该住在格拉斯哥East End的救济住房中,做饼干,或者换轮胎为生,如此等等。使我的生活发生变化的是,我在3岁学会了读书,这是第一部分——阅读的能力。第二部分是获取信息的途径。4岁时,父母给我买了一套Arthur Mee儿童百科全书。2、3年间,我每天头埋在书里,看完了这套书。当我10岁时,我已经知道,在我所生活的地方之外,还有一个大得多的世界。1998年,我站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的玻璃房间中,等待着在Comdex上与比尔•盖茨一同走上舞台,宣布我帮助发明的Clear Type技术的诞生。我当时就在想:从老旧的贫民窟到这里,我走过了多么长的一条路啊!我也在想,正是因为阅读和获取信息,这一切才成为可能。地球上每个孩子都应该得到这样的机会。过去这没有可能,现在我们也未做到。但是,数位技术正使这更为可能。这是我认为重要的事情,也是我们真正在做的事情。

人们往往喜欢描述些可怕的事情,比如,未来的孩子不是生出来的,未来的孩子不用学习阅读,等等。以我的孩子埃顿为例吧。他现在16岁,从小在家学习,从没上过学。他在电脑上,从CD上学习阅读。如果你记得的话,80年代涌现出一大批学习软件,其中有基于Meshier-Meyer书籍的系列光盘。这是些卡通书,里面有小风筝什么的。埃顿就是从这里学习阅读的。随着卡通的播放,卡通风筝会飞到段落上、把念到的句子加亮。埃顿还发现他一点某个词,这个词就会被念出来。埃顿就学着玩这些东西。例如,某个场景说,“嗨,我今天早上起来,跳下床,脱下睡衣,穿上衣服,跑下楼梯,弄了点牛奶当早餐。”埃顿就把这些句子玩成,“睡衣牛奶当早餐。”他学到了什么?他学到了识别词语的形状,学会了阅读。然后,埃顿发现这个软件还能说日语,以及西班牙语。他开始点击日语词汇,并且开始对日语书法感兴趣。于是,我们找到老师来教他日语书法。埃顿又开始对吉他演奏和音乐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网络作曲。他找到了软件来作曲,然后我们开始找作曲方面的书,当然,我们去了亚马逊,最后买了若干音乐书,堆起来老高。现在埃顿正在搞音乐。这是有意让孩子不去学校的例子。但是,如果有孩子因为经济或者地理的原因去不了学校的话,这个例子的经验可以推广,而且我看不出不能推广的理由——只要能在合适的地方,给这些孩子提供硬件和软件就可以了。我认为,未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汽车刚出现时,只有富人才买得起。现在,每个人都有车,大多数人都有车。
 
Charles:你用汽车做类比使我想到一个问题——你担心信息污染问题吗?我是说,最近有个关于大学生的事件与此有关……
 
Bill:喔,关于维基百科的事吧……。当然,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我以前在报社工作,我在苏格兰做报社记者、作者、编辑近20年。我所工作的报纸是大报,据我所知,所有的报道都要经过检查,它们要经过第三方人员以及副编辑的阅读和质问,从而保证事实无误。这套机制也可能出问题:有时,记者会串通经理一起搞出些虚假新闻的丑闻来。然而,一般来说,有信誉的大报所作的报道,99.9%或者99.99%是经过严格检查的。

当前在互联网上,无法保证这点。比如,那些向维基百科提供信息的人,究竟出自何种动机?有的就是为了凸现自我,有的是单纯想要传播知识,有的则是恶意的。你知道,有的是蛋卷冰激淋,有政治冰激凌,宗教冰激凌,或者其他种类的冰激凌,总之信息被歪曲了。谁来检查这些东西?我确信买一本百科全书,会有人花时间来检查各种事实。当我去维基百科,我就不确定了。没有检查,没人保证信息准确无误。这就是出事的原因。这现象很重要,这是网络媒体碰到的难题。

现在,一代人都相信,信息应该免费的,不管是信息、音乐、视频或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应该为之付费。所有这些比特流都应该是免费,我可以随意拷贝。是的,但有条底线:总有人要制造这些东西,而且,如果这些东西是高质量的,就要有人花大量的时间学习如何制造,并且很可能是全职在上面工作,还有些人是全职编辑。人们总喜欢指指点点说,“啊,那些大出版商,大唱片公司赚太多钱了。”等等。是的,也许有人赚钱过多是个事实,但是,有的媒体,比如报纸,目前就遇到了麻烦,因为网站免费,而报纸要收费。报纸收费,卖广告,恰恰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新闻工作室的运作,从而才能为互联网提供新闻。如果我们铲除纽约《时代周刊》的纸面运作的基础,我们也就不可能有时代周刊的网站,ny.com了。新闻工作室要花很多钱,维持一个相当规模的新闻工作室的正常运作,每年要花数以千万计的美元。我们不能指望这些免费,制造内容,发布新闻的人都需要付工资。这就是商业模式。正如我所说,我们仅仅在互联网上经营了12个年头,而基于古滕堡的技术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社会生态系统:有人制造内容;有人对内容进行详尽的检查;有人负责仔细编辑以确保拼写正确、语法正确、遣词造句易于阅读;有人负责发行、销售。所有这些都要花钱。有的结构性开销,比如运输可以省掉。以前需要燃烧炭氢化合物的运输工具来发送书籍和杂志,这种开销在互联网上并非必须。互联网也不需要造纸厂,不需要专门的分销渠道。这些开支可以去掉,信息的价格应该降低,但是,信息不应该免费。我认为,信息免费绝非民主,而是无政府。这就是底线。

发生在维基百科上的事情刚好就是我所说的这种情况。一群学生,因为从相同的来源引用了信息而考试不及格。他们都在严肃地做论文,都从维基百科上找到了相同的信息,放到了论文中。这不是串谋,也不是作弊,他们只是到最自然的信息源去找信息而已。刚巧的是,这个信息源不能被信任。革命之时也正是混沌之时,会有各种颠簸,各种曲折,各种汰旧迎新。商业模式会被不断尝试,不断抛弃;新模式不断被尝试,最终我们会稳定在某种东西上。但有一件事我确定:如果人们创造内容不被付费,谁会去写《战争与和平》?假如一旦放一本书到互联网上,所有人就能免费得到,你自己从这上面赚不到任何钱,你会耗费自己生命的5年,甚至10年去写一本书?对不起,即使托尔斯泰可能也要交分期付款,是不是?我们总要考虑:从我做的工作中我是否能够得到好的价值体现。我们都要考虑这个等式。我们去某家公司工作,公司也要看看我们,然后想想,我从这家伙身上得到的,是否比我给他的多?如果答案为“是”,好,我愿意付他工资。这就是整个的模式,社会不会按别的方式运作。

posted on 2007-08-28 12:29 lovedday 阅读(340)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 About Windows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


公告

导航

统计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178)

3D游戏编程相关链接

搜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