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星@豌豆荚 欢迎加入我们
一个吃软饭的男人!!!!!我只想写程序####
微博:http://weibo.com/wanlianwen
posts - 172,  comments - 1253,  trackbacks - 0
襄樊闲话---一个就着面条都能下酒的平民城市
  
  襄樊人本身就是半吊子,都喜欢捞爽的说,稠的说,荤的说,还喜欢吊着说,都喜欢别人给自己起吊不砍砍的外号.
  
  襄樊虽居于荆楚,但接壤于陕豫.象宜昌/荆门/黄石口音都与武汉相近.人们习惯于把武汉口音称为楚腔/汉调.
  
  而襄樊人却不这么认为,而且都称楚调为“蛮子“.自襄阳建城两千八百余年以来.襄阳城的管理权实际上是河南人与湖北人互相碰撞的一个焦点.但大多数情况至今,襄阳地区的管理权还属于湖北省.
  
  襄樊人对武汉有种亲切感,而武汉人则对襄樊有种很难说出口,而又很神秘的感觉.
  
  襄樊人出了湖北省,没有人把他当湖北人看,襄樊人在湖北省,“蛮子“们也另眼看待襄樊人.而襄樊人又不认为自己是河南人,认为谁说我是河南人就是在决老子.
  
  襄樊人并不是很明显的排挤外地人,总之外地人只要不是衣裳补丁摞补丁,襄樊人对外地人总是很客气,总认为外地人有钱。所以襄樊人在很多场合都显的比其它城市里的人够朋友,讲意义,是那回事儿。但你要耍小聪明玩襄樊人,对不起,爷们儿转着圈子整的你娃子在这里呆不下克。
  
  襄樊人苦啊,但襄樊人又臭拽臭拽的,襄樊人眼里容不下宜昌人,认为宜昌没有家底子,襄樊人又看不起神衣架人,认为他们是山里头的,襄樊人也看不起黄石孝感的,在襄樊人眼里看来,那不过是武汉的郊区----还是乡下的.
  
  于是襄樊的男人们总爱说自己是湖北的老二.襄樊的女人们总爱顶嘴:“你娃子卵子掏出来看看撒,你不是天天乐肥说你老二大吗?“
  
  当襄樊人听到武汉人说“克辣里克撒?“,“坐个麻木撒“,襄樊人觉得很亲切,觉得襄樊话和武汉话用词发音就是一家子.但当武汉人在襄樊人面前说“个婊子养的“,“个把妈的“时候,襄樊人又觉得有些陌生,而又不敢言语,心里觉得不是滋味儿,认为武汉不过是个放大了的乡村,在某些方面还没得襄樊爷们儿讲文明.所以襄樊人在本地讲话,见到玩得好的娃子,首先决球一句“我日**到好的“然后该吃饭吃饭,该喝酒喝酒,该嫖娼嫖娼.
  
  说到嫖娼,这是襄樊男人最大的乐趣所在.不论你是上班的,还是拉板车的,不论你是大学毕业的,还是只会打勾圈凯尖的,都知道余家湖,都知道义乌,都知道城墙根,也都知道团山,虽然大多数人没有去体验过野花,但图个嘴快活.在这里,公安方面的同志请不要介意,今天在这里就是扯蛋聊天的,你们的工作是值得肯定的.
  
  本来嘛,找小姐尻俩娃儿这事儿在任何地方也算是个本土特色.不论是否真去找小姐,老实的内向的男人都能举例说出一大堆,也有不远几百里从武汉过来找小姐的外地朋友.出名啊,襄樊人只知道你下了火车,出了武昌或汉口站,就有很多人拉客“老乡,来撒,我们那里有小姐“,“兄娃儿,我们小姐温柔的很“... ...搞的襄樊的娃子使劲一咽唾沫,看了看武汉那炎热没有一丝生气的灰色天空,踩着脚底的湿袜子,混入城市的人流.襄樊人进了大武汉就感觉自己是一骆驼祥子.
  
  所以襄樊人在找小姐的时候,也是相当直爽的,认为不必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爷们就是上帝,就是当爷的来玩孙妞儿的.襄樊人瞧不起广州深圳的包二奶现象.认为老板一级的人物tm好东西吃多球老,把那玩一吃坏了.所以找个女人漫漫磨洋工.
  
  所以,襄樊的俩娃儿们只要被男人一上,就老实多了.不过相对来说,没得多少能狠下心脱了裤子睡自己爱恋的女神的直爽男人.所以,襄樊有个小博雅小轩非常缘份的版区里,成天有人要死要活对爱情反省的对处女膜研究的.
  
  当公安干警真正封了余家湖,开心的大多是襄樊的女人们。除了当领导的之外,襄樊男人们对此很少有发表个人意见的。这也是意料之中--因为原来我在网上找到过一篇牛文“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卖淫合法化“,并且列举云云理由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不论这篇文章来源是真是假,总之,这类话是只有男人才想得到的.所以女人爱给儿歌后面加上一句:老虎不吃饭,专吃大坏蛋.
  
  你娃子得了爱滋病我看你娃子还建议克~~~~
  
  襄樊不是大城市,也TM好,物价比大城市低,消费环境能上能下能左能右还将就,而且给你一百多块低保,你也能人模人样的到麻将馆里吹喊儿牛逼,扯喊儿淡屁,抽喊儿老白条.襄樊的领导层和商业层是有雄心壮志步入大城市行列的.襄樊人于是就盼着湖北省解体,武汉搞成直辖市,襄樊变成新省会.更有襄樊牛人,在网上取了个不易查觉的网名,大大的指责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首都北京的不是,一弄搞的全城黄沙雾,二弄天天要喝汉江水,三弄说北京的人文风气不好,一开口就是“你丫的“这“你丫的“那.还不如直接迁都到湖北江汉平原大三角之一的襄樊地区。我靠,胡88没敢8的事,恩是有人敢替他老人家作主.
  
  我估计“迁都“一文,襄樊市政府的某些领导干部可能在茶余饭后见过.也肯定巴不得这事能搞成.哼哼,不到广州不知道钱多,不到上海不知道房贵,这回不到襄樊不知道官大... ...
  
  于是乎全体襄樊网民无限YY....党员干部与老百姓真正走到鸟一起.现在别看对武汉B恭B敬的,都等着分家哪~~归根到底,襄樊人哪儿也不承认,凑是牛逼~~~~宜昌想抢新省会?赫赫,给襄樊人打个报告先.襄樊人可以在全国人民面前大大咧咧不以为然的吹:“新、马、泰一日游只有在襄樊才能实现”,外地朋友来老,咱欢迎,但是你不逛新马泰就不叫来过襄樊,这话真不是盖的,不说宜昌等湖北其它兄弟城市,就是大武汉听到这个口气也准得傻眼儿。
  
  一想到这儿,襄樊的爷们儿又咧着被烟熏黄的大牙笑咧.
  
  宜昌这个地方给我的印象是城青山秀人灵,说宜昌是大家闺秀,是湖北最拿得出手的娘们儿,一点也不为过,全国上下都知道三峡在宜昌,而没襄樊人什么事儿.襄樊人说诸葛亮的草芦在襄阳古隆中,于是就有不识相的河南头也把这仅有的一片内裤也扯了去.襄樊人气的只骂娘.听说南阳隆中比襄阳隆中有玩头有看头,前几年襄樊的领导也搭伙集体克“考查“过.后来过克一看, 不是那回事儿,河南在八十年代之前还承认隆中在古襄阳以西,九十年代要以抓钱为建设中心了,就找了几个历史砖家,几块没烧好的土砖一拍“俺们河南才是正宗的“,于是一个历史名人的落草之居,也被两个原本很有风度的古城争来抢去,其恨超甚于夺妻拐女.所以现在襄樊的领导干部们就无视原来“学习”过的南阳了,领导们眼光现在放到国际上了,这不,市委领导不出国去了么,谁看你南阳鸡飞狗跳的在哪儿歇乎叫唤。
  
  河南人喜欢争风,襄樊人却不爱吃醋,认为跟河南人争这个有失于自己的形象.只是给河南人亮亮老二就行了,隆中本来就是襄樊的,河南人吃饱了撑球地~~~~~~ “妈里个逼的死河南头“,虽然河南人听着襄樊话有点耳熟,想拉襄樊人入伙,襄樊人却懒得吊河南人。襄樊话与河南话最大的不同就是,襄樊人说自己是“老子!!”牛气冲天,河南人说自己是“俺~~”土里土气,人在对待自己的称呼上,襄樊人和河南人的自信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而北京人说“爷”代表自己的时候,襄樊人则气壮山河的把自己称乎为“爷们”,虽然你北京人口多,但跟美国是一样的都是外来户七拼八凑的。但相反的现在谁要把户口从上海广州迁到襄樊,那准是脑子被门挤了。
  
  河南人当然也有优点,不说襄樊人太多的拐话,你可以在襄樊的街头经常听到襄樊人说“河南头”,仿佛河南人很那个~,但你在南阳街头却很少听到河南人说襄樊人的坏话。当然也有,不过水平跟襄樊人不是一个档次的。襄樊人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怂拿姘朔降木韵宸顺圃抟桓鋈四芮颍退邓熬南蟾龆挂谎保熬南蟾鐾米右谎保凑獾厝艘膊恢勒馐潜硌锘故桥溃灿锌赡苁羌刀省O宸似涫敌睦镉惺党隼淳褪侨枚苑讲碌模宸说奈蛐越细摺K怨糯秸崃讼逖簦湍芷蕉ㄖ性5蝗怂邓剂四涎簦湍艹瓢蕴煜隆V罡鹆梁蔚热宋铮空渭摇⒕录摇⒛甭约摇⑵蠹摇⑷撕炱焓趾美瞎谝簧恚盖瓴沤烧饷匆桓雠1迫宋铮嵫≡诤幽夏歉龅胤教焯斐悦嫣酰ス坏揭豢琶琢6纳睿吭趺醋乓驳醚∫桓觥吧讲桓撸⌒悖簧睿惭拧钡暮玫胤桨桑克裕涎舻幕肪趁环ǜ宸龋宸庸胖两瘢傲致袒ㄉ枰恢笔鞘艿交识骱瞥璧摹A跣愕睦霞也灰苍谙宸脑嫜艟衬诼铮?br>  
  假设,诸葛先生当初————好!给河南人一个面子,就算是他住在南阳吧,河南从古至今都是只产小麦而少见水稻的,他当时也算是一个落草之人,说好听点叫隐士。是男人就都想有翻身东山再起的逆变思想,他不甘心于在“隆中”这个地方虚度一生。他天天肯定是吃面食为主,“面”这东西,吃多了要上火,如果第一次去茅芦请诸葛亮出山,亮肯定把刘关张当成在陕北会师的中国工农红军:“俺是日也盼,夜也盼哪,总算把亲人给盼来咧”... ...说出去多丢人?
  
  
  
  
  
  


作者:噩梦之瞳  回复日期:2006-8-10 06:09:00
  但是历史是“三顾茅芦”!
  
  诸葛亮在襄阳隆中翻身做了主人,“啥?门外来了三个憨子?不理他们,爷们要睡瞌睡”,这才拿出当爷的架子玩刘备。但刘备绝非诸葛亮所想之平庸之备,刘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基本具备了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特性。在三国演义中,刘皇叔搞球的跟刘姥姥一样,哭了不少回。所以这请诸葛出山,虽说没哭(哭没哭咱也确实不晓得)但会痞,一回不行二回,二回不行三回。而且痞也要痞的看上去是那回事儿,为什么不晴天来请,偏偏找个大雪封山的日子来隆中?搞得张飞兄弟冻的快受不鸟:“哥哥待我去把那厮的房子点了”,其实张飞并不是对诸葛亮有气,而是出于人的本能想烤火取暖。当小弟的总是为大哥着想,这样才能混的有出头之日。张飞说点房子烤火,虽有些粗旷,但是想让刘备长期在这里耗着。所以刘备对张飞在三国演义以后的故事中,对他比对关羽还好。关二哥可能当时不觉得冷,胡子长当围巾使了,但是你最起码考虑一下备哥吧?只顾自个爽。所以关二哥死在了张飞的前面,诸葛亮也一直看关二不爽。这是题外话,咱打住。
  
  诸葛亮只有住在湖北境内,才可能天天吃大米,所以几千年后人们传唱的“老鼠爱大米”也实际上从侧面证明了襄阳古隆中在历史上的意义。大米乃水中之物,性平。所以诸葛亮耐着性子只顾自己摆谱。他要是心里不痒,他根本不会出山,他也根本不会在家里收摆些军事地图,然后对着地图张牙舞爪大做国际时局评论,当代李敖也没他牛逼,只叫刘备看得听得两眼放绿光。如果诸葛亮是女的,估计刘备会留着自己的处男之身等她一辈子。
  
  刘皇叔果然没有看走眼,诸葛先生也绝非走场之辈。在以后的三国演义中,刘皇叔放心的把军权全部交与先生,自己适当的时候挤两珠猫尿以示对众将之爱心。诸葛亮有了这么个独俱慧眼的投资商,备哥起码也是高干子弟,才得以在历史的舞台上写下浓厚篇章。于是水淹七军、火烧博望... ...等著名战役令后来的军事家狂晕,就连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鹿鼎记”中那个刁蛮任性的公主也灰常稀饭与韦小宝玩‘诸葛亮火烧藤甲兵’的 SM 游戏,后来诸葛亮发明了孔明菜和馒首,前者是行军方便老少咸益,后者是打一仗死那么多人良心上过不克,这两大发明前前后后与河南人屁事没得。
  
  为了证明诸葛先生的伟大,襄阳后人把“孔明菜”改为“大头菜”,你头不大,面子就不大,就没人卖你的帐。至于“馒首”原本是当做人头做祭嗣之用,后人改为“馒头”,这个东西纯粹是无心插柳柳成阴,馒头在襄阳这块地上首先象活化石一样保持了几千年来最原始的形态,不象外地人变着花样虐待馒头,鲁迅先生也写过‘人血馒头’,歌导也以馒头为线索拍了‘无极’,胡兄在网上更是把馒头文化发挥的淋漓尽至。而在我们这座历史名城中,几乎没人不晓得“毛皮厂馒头”的。不过大家还是看到,馒头在歌导的‘无极’里也不是正崇,顶上点了四个红点,一捏就软的看不见了。在襄樊这东西是馒头的老表,叫发糕。正儿八经的馒头是黄酒发面做出来的,经捏,皮儿薄,一撕开,馒头瓤子一层一层的,没有太多大的气孔,透着麦香。再夹点儿香油拌的大头菜,比汉堡强千百倍。河南人不叫馒头,叫馍,顶多就是蘸点酱豆丝,嚼棵大葱,算是过了隐,襄樊人吃馍还一种吃法,就是用酱油醋配点酸汤,捣碎一些蒜瓣,滴两滴香油,然后把馒头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蘸了吃,这在全国上下也是绝无仅有的。
  
  因此,河南人说诸葛亮在南阳,580 万襄樊人民都笑了。
  
  刚刚在看到凤凰中文台“世纪大讲堂”节目中,某河南一个熟女观众问一个‘题外话’,砖家老家是哪儿的?砖家只说了一句:“我是河南南阳的”,熟女紧接着就说了一句:“啊,你是南阳的,诸葛亮的故乡啊....”,我不知道观众说这句话是否河南人自己抬自己杠子还是当地政府指使的。总之在全球覆盖率最高的华人电视台上这么说,尽管强调这是个‘题外话’,我觉得对襄樊的影响都是负面的。襄樊没有在大媒体上抛头露面的的专家,只是在襄樊城市这个小圈子里对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侃侃而谈,难免有失大家风范。什么时候如果有襄樊专家在央视或是凤视上露一回来,我就是不去现场,也要打个热线电话也说一句这样的‘题外话’:“啊,你朗是襄樊人啊,诸葛亮就是从你们那儿走出来地... ...”
  
  即然古隆中历史上也好还是学者反复论证也好,这块地就在襄阳城西近郊,但这个社会就是谎言说多了,就变成事实了。我就在想,反正南阳人想争这个,咱襄樊市领导带个头,上京城告它一告,不论前景如何,咱首先得学会炒作吧?
  
  湖北的古典曲艺“黄梅戏”,现在被安徽人霸了去,说是它们的省戏,我靠,你安徽有没有一个自古以来就有的黄梅县?敢于这样搞?武汉人没出息,把自己的曲艺搞丢了,咱襄樊人不能让别人看咱们的短,咱不能把隆中再让河南人抢了去。现在隆中大部分游客是河南人,襄樊人自己觉得门票太贵,去一趟不划算,还不如到南漳山沟沟里漂一下流。实际上证明了襄樊人胆小,从中原躲到山沟沟里去了。襄樊人的消费观念也体现出了襄樊人的心底自白。万一有一天河南也说自己有漂流的好去处,襄樊人还到哪里克玩?自己挣自己人的钱不叫本事,要学会挣外地人的钱。就象打一家人围着打麻将一样,你赢我的,我赢你的,利益转过来转过去还是在这一个家庭中没有外流,你可以到外宣称自己的家庭 GDP 增长了多少个点多少个百分比,这也是实话实说。本来嘛,确实是形成利益流动了,就有理论产值给算出来了。但自己兜里没钱还是没钱,你挣这点钱还得看长辈的脸色。比如你第一次上你老丈人家打牌,你敢明目张胆的赢上几局?总得来说,这利济发展跟打麻将是一样的,只有外人参和进来,自己人才能联合做赢家,钱才是现花花的。
  
  我希望有朝一日,襄樊电视台新闻频道上播音员指高气仰的对着襄樊的老少爷们儿说:“美国XX公司去年给襄樊财政带来了 XX亿美元的税收”、“多国老外在人民广场天桥上摆摊要饭,被城管队员安置在慈善管理部门”、“麦当劳中国公司在北京被襄樊妞妞集团收购商标,鼓楼麦当劳将更改‘妞妞麦’店名”、“襄樊农民自制热气球环球飞行成功,昨天市委市政府领导在诸葛亮广场欢迎勇士环球归来”、“风弥全球的特色小吃‘襄樊炒花饭’和‘襄阳炸酱面’在欧洲正式挤圬最后两家经营意大利面条和披沙的商家,欧式快餐在全球正式成为历史”,而不是“襄樊街道居民文化活动有声有色”、“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来了,家长们都在.....”,傻子都知道,就一帮子老头老太太,家里没闲心操,挥着大扇子在广场上扭两圈就叫文化活动?襄樊只有老年人在活动?年轻人干啥子克老?外地人一问就把我们问住了。再说那个高考,从古代考秀才,考状元,到现代高考、职考,都几千年的全国统考风俗了,还有什么新闻价值?美国新闻联播也不见得报道:“国家领导人布什总统在白宫亲切接见美利坚合众国高考学生及家长代表,大家进行了很愉快的畅谈,并交换了统一的意见,在美国高考的几天时间内,全国交通全部停止,全国以石油为能源的机械、车辆一率不得运转,充分体现了美国国会对广大考生的关爱之心... ...”
  

作者:噩梦之瞳  回复日期:2006-8-10 06:10:00
  ---做梦和吹牛是很爽的。
  
  所以,襄樊人要学会跟南阳人对着干,咱拿着老祖崇的东西不能放在家里当宠物食盆,咱也要学会炒作,要大炒特炒,炒的河南头不敢再提“隆中”这个词儿,要炒的全世界知道咱襄樊人为什么要炒,就象王菲生孩子一样,本来生孩子没多大个事儿,一炒, 孩子照片都要到三十万一张的地步了,咱不能骂王菲李亚鹏,你骂别人也是在骂自己。当然襄樊古隆中的建设不能学襄阳公园,进去了尽是私人承包地盘,圈一个个的内部围栏,然后你自己再买二道票再进去。襄阳公园原来可是襄樊人的骄傲啊。
  
  还好,南阳没有退路,河南缺水,你漂土去吧!襄樊人又乐了。自从看了周杰巴的“头文字D”全民飘移的活动就深入人心了。
  
  再拿咸菜来说,在襄樊,有喜欢吃川味榨菜的,但更多人喜欢吃本土的大头菜.武汉人引以为豪的热干面,到了襄樊,如果不加点大头菜丁,也许你压根儿就卖不出克~~~~襄樊人在别处我不敢说,起码外地的东西进了襄樊,不给本土产品一点面子,对不起,不用政府出面,襄樊老少爷们儿根本就不卖你的帐.后来我第一次去武汉吃热干面后,才知道热干面原本是放腌萝卜丝和酸豇豆的.
  
  四川的牛肉面八几年进到襄樊后,襄樊人在其基础上演化为牛杂面和牛油面,襄樊人不喜欢中不溜秋的环境和待遇。你要好,就你好到顶到天边,你要差,你就差的跟垃圾筒一样,于是乎襄樊人对于外地的饮食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本土化改革。比如小笼包子,八十年代末进驻襄樊,本以为川军的包子能占领襄樊的市场了,但是从那以后,我在外面买包子吃,都发现个头一个二个变得跟小笼包子一样秀气了。原来只听说过上海人在馆子里吃个煎鸡蛋也只要半份,现在实际上发现其实襄樊人更秀气。
  
  秀气到什么程度呢?牛油面现在变成没有荤气儿的豆腐面老,油条炸的跟油馍筋一般长老~~~我现在时常怀念起原来五分钱一根的大油条了。
  
  也因此,天津大麻花到了襄樊之后,其实襄樊人并不是觉得大麻花好吃,而是勾起了襄樊人原来对油条的外观怀念--瞧瞧,咱襄樊原来的油条就有这么大这么粗,仿佛在炫耀自己的老二。
  
  中国很多地方的小吃文化就能很体现出当地的人文风貌。记得某文学杂家在描述襄樊人过早,大概是如下文字:“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民,早上还能把面条当作下酒之物的,若不是鲁迅先生在笔下描绘了一个孔乙已,想来绍兴的黄酒也比不过襄樊的。在这片土地上,不论是乡镇,还是闹市区,不论是机关干部、公务员,还是市井草民、大老板,在黄洒和面条面前,一率是平等的。”甭管你昨天晚上吃的是啥,只要早上吃面条喝黄酒,那中午拉出来的*尿香臭都是平均的。想来环卫部门的工人兄弟对这个最有发言权。甭说别的,前几年非典那阵子,很多地方死了人,襄樊人早上黄酒照喝不误,襄樊人有点乐天派,“有那个命,你就多活几年,没得那个命,明天早上出门就被车轧死”,这是经常挂在嘴边的,很直爽。黄酒里面含了什么东西让人体有抵抗力,这个也没得专家学者专门研究并向全国通报一番。可惜啊,一个商机。
  
  卖黄酒的老板擤一下鼻涕:“不喝黄酒的尽是得这病那病的,有的老家伙走路都摸不着方向,但每天早上喝一大碗酒,剥俩蒜掰,每年都还能看得到他。”
  
  襄樊自打来了一个田书记就改观多了,给人的印象很甜,为人处世也很甜,办事也办的让襄樊人甜丝丝的,一上马不久先把收费站给敲了,然后把治安给抓了,搞的人对老田同志很是有些感念,一时间,各媒体上,网站上,论坛上对政府形象加以赞扬的话让人感觉在襄樊市政府的领导之下,襄樊人民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了.
  
  共产党办事是讲究策略和方式的,当把余家湖这个黑疤揭掉后,几乎没有任何媒体/网站/论坛站出来报个道,叫个好.为嘛呢?咱联想一下就知道咧.在这里就小姐一事来谈论襄樊人,并不恰当.
  
  襄樊人现在觉得啥事离自己远,又离自己不远.比如说房产.又觉得啥事离自己近,又不近,比如说政府持法部门的形象.襄樊人有的人认为自己胡搅蛮缠,政府就不敢于把自己怎么样.比如市政府信访办门口,市政府好心好意给你买了面包,给你送了馒头,你吃也不吃,扔到地上.我觉得这是非常幼稚的.不论政府再好再不好,你必尽要生存在与他相同的一个空间内.你要觉得政府不好,你可以不来上访么.你来上访了,你一上来就砸东西骂人,公安不逮你逮谁?
  
  襄樊人喜欢外面"混"的娃子们.不过在外面混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个最大的区别,他一上来不是恶狠狠的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首先跟你讲道理,叫你娃子哭不出来,他又给你发烟又给你好脸色陪你笑,你也笑不出来,然后只得按照双方的"协议"和解.最憨的就是刚开始步入社会混的小娃子们,喜欢抖狠,喜欢充人物,喜欢不可一世.这种人往往被前者所利用.襄樊人一开始并不相信法律,所以喜欢吹自己跟哪个哪个混的娃子们关系好的很,在一起吃过饭,在一起打过牌,在一起上过厕所,在一起割过包皮.
  
  当身边的黑社会逐渐被公安局打掉消灭后,才知道,那娃子其实可笑.什么叫"混"的可以?把钱大把大把弄到自己怀里,这才叫混的玩味儿.
  
  几年前,在一起喝酒时说:"在某某街区没人敢惹老子,不少老板要我们罩场子",现在事隔几年再到同一地方喝酒却说:"在某某行业没人竞争得过老子,不少老板要看我们脸色吃饭",原来吊不砍砍的说"老子一个月换个俩娃儿,想玩小姐玩小姐,想上处女上处女",现在皮笑肉不笑的说"老子半年换个车,想开本田开本田,想开福特开福特"
  
  过个年节也没啥感觉了,豆腐面现在成过早主打了,老白条现在并不好抽了,襄江水的口感也不如以前了,老街老巷都在改造了,余家湖也找不到俩娃儿了,电动车在满大街乱窜了,焦酥麻花的叫卖者已经做古了,襄樊改襄阳的说法又过时了... ...
  
  襄樊正处在一个历史与现代,人文与民俗交汇的十字路口,有些东西熟悉着,但被抛掉,有些东西陌生着,但被接受,襄樊人正学的越来越务实,虽然还有一点懒散,虽然还有一点看重别人施舍给自己的所谓人际关系.其实要不了多久,襄樊人就会知道,与其靠别人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如靠自己的努力奋斗去创造改变命运的环境.
  
  烧一壶水,撒一把茶叶,发一杯酽茶,抽一根红金龙,点一下鼠标... ...
posted on 2008-03-12 11:46 万连文 阅读(992)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


简历下载
联系我

<2008年3月>
242526272829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常用链接

留言簿(66)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相册

搜索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