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ErranLi's Blog!

  C++博客 :: 首页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106 Posts :: 1 Stories :: 97 Comments :: 0 Trackbacks

常用链接

留言簿(12)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163427
  • 排名 - 150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弱弱问哈,“约炮”需求是什么需求?
这世间 ,傻子特多,楼主也像是的哟 哈哈
@易宝@byhh

严重同意,

不然视同乱码。。。。。。。。。。。。
楼主,看完这些会不会成为个神经病啊,,,,呵呵
re: The first snow erran 2008-07-20 11:11
@ww
哈哈 谢谢
yun si
@包雷

dsw、dsp是vc的工程文件,vcw和vcp是evC的工程文件
我用的是vc++6.0和evC++ 4.0,没有试过2005,
不过应该差不多,看看2005的ocx帮助.....
楼主的帖子 怎么总是有一边几个字看不到????
以前也是这样的..............
大致看了看ACE,总感觉他太大了,不怎么想用,不过实在是很全面....
re: 汉语编程++ erran 2007-10-18 00:55
@蚂蚁终结者
晕。。。。呵呵
re: strlen源码剖析 erran 2007-10-13 09:24
强!希望这样的好文不要链接失效!o(∩_∩)o...

强烈建议 lovedday 把这些与技术很无关有涉及到政治的帖子收到别处去!

比如www.360doc.com

这些东西真的不想再看了

...............

专心研究技术!

好好做人。

不谈政治。

呵呵
狂晕.........................
volnet :

不好意思。
:::

你发送到volnet@tom.com的邮件由于以下原因被退回 : 邮箱容量满

The message to volnet@tom.com is bounced because : Quota exceed the hard limit
设计模式精解-GOF23种设计模式解析 下载地址:
http://download.csdn.net/source/163898


设计模式精解 [美]Alan Shalloway & James R. Trott著
http://download.csdn.net/source/169490


设计模式-可复用面向对象软件的基础 下载地址,
http://download.csdn.net/source/170258
邮件已经发出去了,查收....
学好学校里的一些比较基础的课:C,C++,网络原理(TCP/IP),数据结构,懂一点英文,就可以找个还可以的工作了,当然要这几门都学的比较好才行,基础很重要....还有其他的一些课程也应该知道些,比如接口原理,汇编,系统结构,操作系统原理.....
re: 个人网站进行中... erran 2007-06-11 19:39
看清楚图....
re: 设计模式的高度浓缩 erran 2007-06-11 19:37
呵呵,那本书感觉有些不好理解,没看多少就没看了,换了本:
设计模式精解 [美]Alan Shalloway & James R. Trott著
感觉好理解些。
re: C++书籍总汇[未登录] erran 2007-06-10 10:08
语种鄙视博主的版面! 呵呵
两个字

肤浅


看看别人怎么说的:

***************************

郑教授快人快语,针对时弊的抨击也是痛快淋漓。赢得被中国科研教育体制扭曲了的学
子们的阵阵掌声。尤其是郑教授的民族气节,更令愤青们热血沸腾。
  
  不过,如果让郑教授这样的书呆子设计中国的改革方案。中国非改到茄子坑里不可
!
  
  不错,郑教授的确看出中国教育、科技、企业中所存在的问题。但其提出的解决问
题的思路是矛盾混乱的。
  
  郑教授一会儿痛心"中国的民族工业或者可以称为自己的工业"不争气,以及为
"到底有哪几项科研在国际上是数一数二的?"而感到羞愧。一会儿又承认企业
  没必要搞尖端科技。明知道尖端科技是学者、科学家科技"玩儿"出来的,是文化
传统和教育科技体制问题,与企业没关。却偏偏把他们搅在一起。在现实的中
  国,企业家要是听从这样书呆子的意见,非赔得倾家荡产不可。
  
  至于以下郑教授对浙江省领导的质问-----"我问张书记:第一,浙江省现在的经
济总量中有多少具有科技的含量?第二,浙江省目前的经济有几个是关系到中
  国国民经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第叁,浙江的经济真的有一天在亚洲金融
风暴来临时能抗得住吗?"------更是不懂经济的白痴才会提的。你一个浙江
  省把"关系到中国国民经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作为发展目标?该不是有
病吧?!一个浙江省根本没有自己的中央银行,又如何能抗击亚洲金融风暴?
  莫不是郑教授有心要闹独立?张书记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恐怕也没胆量按郑教授的
意见行事。
  
  本人能够理解郑教授对美国人日本人的反感,以及其民族自尊心。但郑教授不从文
化传统和制度上分析中国人目前的行为的原因,把中国民众对国家民族的冷漠
  归罪于短视的观念,妄想以郑教授"德"的理念去治国,真是本末倒置。郑教授只
看到欧美人民的爱国情感,却看不到从文艺复兴以来文化的沉淀;只看到日本
  人对中国人的歧视,却看不到自十九世纪下半叶以来虚心向给自己带来屈辱的民族
学习的史实。郑教授本人养尊处优,有钱有名,可以站着说话不要疼地大谈拒
  绝出国,拒绝英语。但那些在现行体制下被学霸们压抑的、有能力的才子们可不会
拒绝,那些在就业压力下苟延残喘的学子们,以及被高考战车绑得死死的孩子
  们也不会拒绝。我清楚的知道中国未来十年人口问题对将来就业的压力。也清楚知
道我不是有钱有权有名的郑教授,也没有见风使舵、拉关系巴领导走后门的能
  力来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素质教育"的环境。因此,小民我只有鼓励自己的孩
子好好学英语、该记记该背背,长大一定离开中国这个鬼地方。什么?你说我
  不爱国?不错!小民我还没蠢到在这个郑教授眼里一团漆黑的国度里,拿自己孩子
前途当赌注的程度。我爱国是没办法的,而我孩子是否爱这个国家,那是他的
  自由,本人无权替做选择。您如果认为我这是短视,则只好羡慕您深远如共产主义
理想般的眼光了!
  
  能够大胆说出现在教育科研方面的弊端,固然是郑教授可贵之处,但这样缺少思想
深度、有些哗众取宠的大炮居然获得"我最喜爱的浙江大学老师"称号,也是
  中国大学生的悲哀。这样的文章居然在"广大研究生网友"中得到热烈响应,更说
明中国年轻学子弱智到什么程度。
  
  其实对中国科研、教育体制稍微了解一点的人就知道缺少学术自由和公平竞争的管
理体制和儒家文化形成的学霸传统(在国民党执政时学术界就十分盛行)是中
  国教育科技落后的直接原因。中国学霸的学术专断,想必这些研究生们有切身体
会,中国学霸在各名牌大学的近亲繁殖,以及在争夺科研项目上面的霸道,想必
  在国内从事科研的才子们不会陌生。
  
  我不敢说这个郑教授是否有以权谋私行为(个人的),但根据他的演讲可以看出其
学霸行为----"这次我通过省委宣传部同意,准备在浙江大学建立第一座高分
  子的科技大楼。校长批给我800万,让我去捐300万"。

  这样的人如何能把浙江的科研搞上去?不从体制上着手,呼吁政府建立有序合法
的项目竞争科研体制,自己利用声望和关系带头搞不正当竞争,我看这1100万元十有八
九不过多搞个面子工程。其项目不是靠公平竞争而是靠关系声望获得的。
当然,对浙大来说,这绝对是好事,但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看,对这笔钱的使用 是否
合理,很值得商榷。
  
  一个靠日本教育成名的人大骂日本人,一个有名有有地位的人声称"我从来是看人
不看学历的,学历不等于能力"。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总让人感到有些虚伪。
  
  最后,顺便提及郑教授的一个低级错误:两弹一星并非"依赖不成"才搞出来的,
恰恰相反,没有苏俄专家的帮助,凭中国那些科技官僚和学霸们,打死他们也搞
不出来。正象没有中国的帮助,巴基斯坦休想搞出核武器一样。按说郑教授这样的著名
专家不应该不知道这些学术界的基本常识呀!
  
  方舟子按:
  
  我补充几句。
  
  郑教授讲的"日本首相讲英语"的笑话是一个从网络看来的笑话。郑教授连笑话里
简单的英文对话都转述错,犯下学过半年英文的人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
  ("I am husband of Hilary.""Too me."),可知郑教授的英文能力极其糟
糕,难怪如此仇恨别人学英文。(没有人会说"Too
me"。口语一般用"I am Hillary's husband"这种表达法,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用
"husband of
Hillary",而且这么用时前面必须加定冠词。该笑话的原文如下:
  Prior to meeting President Clinton,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Yoshiro
Mori, who
doesn't speak English well, was advised to ask the president how he  was,
wait
for an affirmative response, then add, "Me, too." According to  the Asahi
Evening News newspaper, Mori asked instead, "Who are you?" When Clinton
replied,
"I'm Hillary's husband," Mori added, "Me, too.")
  
  "在中国卖的进口胶卷比日本、美国的都便宜",并不等于就是倾销,否则按郑
教授的倾销定义,在中国卖的大部分国外公司的产品都算"倾销"。这些国外公
司产品在中国卖得低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它们本来就是在中国生产的,并非在做 赔本
买卖。
  
  这位教授思维混乱,逻辑不清,缺乏许多基本常识,不知何以成为浙大名教授?
就靠云山雾罩卖弄嘴皮子?还是因为他那种由日本大学培养却最恨日本人的变态
心理?有如此日本大学中国毕业生,日本大学不情愿给中国人奖学金,你又有什 么可
抱怨的?
  
  巴山按:
  
  如今中国就充斥着这类变态的"民族主义"自大狂,这些人往往不自觉的成为种
族主义或种族歧视者。
  
  lihe按:
  
  象郑强这样的经常能出国看看的,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十分清楚,决不是什么"不
自觉"成了种族主义者。他强调科技的民族性,并且极力和商业竞争搅在一起,就是为
了保护自己的低水平不会因为国际交流而受到冲击。   
  你低估了他们的智力。他们主要的威胁来自于海龟。如果我(不特指)回去,他们
这种水平,不靠民族主义很难竞争得过了,虽然不谦虚的说。郑强代表的是一类
土博士的少壮派,他们是海龟的主要竞争者。
  
  对郑强是什么人,我十分了解,他损英语和计算机,因为他的英语和计算机都很
差。他在强调他是做材料的,看不起理论和模拟,所以他故意丑化那些搞计算的。
实际上,他那高分子材料一块,由于轻视理论,全都是在搞配方。以郑强在做的 炭黑
增强橡胶来说,论文就是将炭黑浓度从零变到100%,测一遍拉伸强度,然后
在将温度提高5度,再作一遍。实际上,如果他弄懂了WLF方程,作出一些普适曲线,意
义更大。
  
  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嘴皮子厉害,说起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将来也是当官的料。学
术上一直作"共混",搞配方,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学术前途,查SCI就知道了。从他
这篇讲话来说,作个科技干部还行。

  
  我也是干这行的,对国内做高分子材料的几个所谓人物了如执掌。将科技交流与商
业竞争故意混淆,充斥民族主义观点。由于是针对年轻学生的讲话,这种误导
  十分严重。我想他这么做还有个人原因,主要就是他所在学科与国际水平相差太
大,不用民族主义这张牌,自己也不好混。另外,时刻不忘吹嘘自己的独到见解,实际
是都是道听途说。
 
戳破浙大教授郑强的谎言

dongfang

  浙江大学教授的所谓"惊动朱熔基"的报告,纯属哗众取宠,没什么价值。
一些年轻人不懂,误以为他说出了什么洞见,在网上炒来炒去。实在悲哀!

  按照浙大教授的说法,"两弹一星"是闭关自守的结果:凡是自己搞就成功,
凡是引进就失败。那么请问: "两弹一星"制造过程中,海外归国学者起了多
大作用。浙大教授想过没有?如果没有当年的从西方、苏联归国的人才,没有人
才"引进",两弹一星能够成功吗? 近些年科技没有大成果,是因为文革前30
年的与世隔绝,出国断档,没有掌握尖端科学技术的人才可以引进。

  自己闭起门制造CPU,行吗?在开放条件下,人们会放弃"奔腾"而用自己
制造的"386" ?你的"自己搞"的建议难道不是想让中国全面落后吗?

  "两弹一星"的成就不要夸大。它们只是模仿别人的技术,而不是创新的证
据。直到今天,我们的飞船还是在苏联1950年代卫星的基础上发展。当年不引进,
连这点模仿也没有。与别人的"两弹一星"比起来,我们的很落后,很可怜。许
多人老是拿这些骄傲,是不懂呢,还是自我膨胀? 国家耗费巨大资金的"863"
计划不正是按照浙大教授一样的思路搞的吗?效果如何?除了欺骗中央、民众的
新闻之外,有什么真实的创新成果?既然有,为什么科技一等奖连年空缺?国家
花了几百亿投资半导体,还不是肉包子打狗?

  中国的科技发展,是一个体制问题、积累问题,而不仅仅是投入问题,更不
是浙大教授所说的"自己搞"的问题。浙大教授满脑袋计划经济思想,还要谈中
国的科技发展,真是笑话!浙大教授去过日本、韩国,请问:日本、韩国是什么
样的体制?也像中国这样,没有什么贡献就可以当"院士"吗?也有中国这样的
"博导"头衔吗?有中国这样斗大外文字母不识一箩筐的"教授"群体吗?有中国
这样只要有权力就可以得"博士"、当"教授"的情况吗?日本、韩国有多少大
学是私立?多少是国立?有多少大学在卖文凭?

  浙大教授还提到学习外语的问题,对中国目前强调外语学习颇有微词。那么
请问,经常去日本、韩国的浙大教授,日本与韩国人学习外语的劲头如何呢?中
国的许多教授去韩国和日本,由于不懂外语,象傻子一样。中国的学者外语差,
在日本、韩国是有名的。浙大讲授说自己不学就会日语,你是天才,普通人没有
你那样的天才!笔者也经常去日本、韩国,觉得他们虽然由于母语原因,英语发
音不好,所以崇拜中国人的英语发音,但实际上,他们的外语实际能力都是很强
的。在目前世界上,除了美国人不喜欢学外语外,哪个国家的人不学外语?美国
的学者、教授,那一个不是会几门外语?可以说,浙大教授关于外语的话完全是
误导。其价值无非是蒙骗听讲座的人哈哈大笑而已。作为一个科学家,做这样的
"报告"欺骗年轻人和门外汉,实在有失身份!

  本人只是在多天前看了浙大教授的"演讲",不记得其他内容了。我想也不
会有什么值得再看的内容。其中的语气,让我觉得很像多年前在北大"大讲堂"
里听到的气功大师的自吹自擂。当时想,像浙大教授这样哗众取宠的所谓"讲
座",不会有市场,学生们有能力识别。万万没有料到,北大网站居然把它作为
重要文章列入首页固定栏目,还有人在网上不断鼓吹,可见青年学生头脑之简单。
为了指点迷津,所以写了以上的话。

  当然,假话是容易流行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中国人相信气功?


一种反现代化的陈腐观念——质疑郑强教授


李勉之

昨天,一个朋友在QQ上向我推荐一篇文章,郑强教授的《高新技术的理念与经营思
想》,说
这是一篇很精彩的报告,到处都在转载。我按他给的链接打开了文章,是一位网友转贴
在"
锐思评论"上的,叫《非常好的一个讲话》。

开始读这篇文章,的确吸引人:不文过饰非,直接触动现实问题,许多见解且令人耳目
一新
。然而读完之后,却觉得很不是味。这位郑教授是中国硕士、日本博士,又获得过许多
诸如
"优秀教师"、"骨干教师"之类的奖项,无疑属于出类拔萃的人才。但他这篇文章所
谈的
,主要是他专业之外的、他并不熟悉的东西。且不说这文章逻辑混乱、矛盾百出且文不
对题
,其核心,分明在宣扬一种毛泽东时代的,反现代化、反开放、反自由的陈腐观念。

郑教授开篇就提出一个 "在几十个工业门类中,到底有哪几个是属于中国的民族工业
或者可
以称为自己的工业的?" 的问题。从这个问题的提出,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民族工
业"才是
"自己的工业"的价值定位,以及他对"我们整个国家民族工业的基础极其脆弱"的忧
虑与
不平。在这里,郑教授首先对中国的工业做出"自己的"和别人的这种亲疏尊卑的等级
划分
,进而用类似"血统论"的方式对一个企业做出价值判断。这无疑与改革开放的理念适
相反
对,而且也与他在文章中批评的"只看学历、不看能力"的做法如出一辙。它背后的逻
辑,
其实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工业生产的
意义
在于提供产品或服务并创造利润。一个企业的价值,体现在它盈利的能力和潜力。而这
些,
与企业的出身、企业所有者的构成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郑教授所作出的"再过5
年、
10年,我们基本上没有自己的工业了" 的耸人听闻的预言,不过是庸人自扰兼歇斯底
里。

接下来,郑教授愤愤不平地质问:"改革开放20年,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你以为他
会给
你高科技吗?不会的!"那么我反问一下,我们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为了"得到高科技"
么?
显然不是。甚至我们成立外资、合资企业的目的,也跟"得到高科技"毫无关系。恐怕
连郑
教授的学生们都知道,改革开放的战略意义,是使中国重新融入国际社会;而吸引外资
的直
接目的,是发展经济,解决社会的需求和就业等等问题。况且,"高科技"也不是别人
"给
"就能"得到"的,正如郑教授自己举的例子:学校斥巨资买的先进仪器,学生不小心
弄坏
个配件,就成了一堆废物了。郑强教授之所以提出这种指责,是出于"我们国家的现实
和发
展就是这样:凡是依赖不成的,我们自己都能搞得像模像样,比如二弹一星;凡是能够
引进
的,就都搞不成。"的基本判断。我们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这不仅荒谬,而且荒诞。如
果真
是这样,那么"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岂不应该是发展经济的不二法门?毛主席岂不早
应该
带领我们进入了"共产主义天堂"?中国闭关锁国30年,不应该什么都"搞得像模像
样"了
?何必还要进行改革开放?郑教授又何必抱怨没有从外国人那里"得到高科技"?老实
说,
郑教授的这段话让我不仅对他的学养失去信心,甚至对他的人品产生怀疑:作为50年代
出生
的中国人,难道对毛泽东时代的祸国殃民政策没有一点认识?难道对大跃进、文革没有
一点
记忆?

在郑教授的这篇文章中,恰与上面观点相映成趣的,是他对学英语、学电脑的批评。
"我认
为:语言、计算机就是工具,日本博士、德国教授说不出英语的多得是!""物质世界
不是
算出来的,算能把肚子算饱吗?"这又是以封闭保守为价值本位而生发出的一种心理不
平衡
。既然"语言、计算机是工具",那么了解和掌握工具岂不是做一切事情所必不可少的
基础
?难道忘了"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古训?我不知道不懂英语和计算机的"日本
博士
、德国教授"是否真的"多得是",但我知道,在日本和德国的普通人特别是青年人
中,英
语和计算机是一种普及了的东西。的确,靠计算机"算不出物质世界",也不能"把肚
子算
饱",但自瓦特发明蒸汽机后,还没有任何一种技术能像计算机这样全面、深刻地影响
人们
的生活。郑教授是搞材料科学的,我的工作也接触一些材料力学。在使用电脑辅助后,
以前
两星期的工作,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好了。这就是工具的价值,郑教授对此是不应该
不知
道的。

2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和人的观念都带来了深刻的变化。虽然现在总结和评
价这
些变化也许还为时尚早,但以人性,人的权利和尊严为终极尺度来观照,新时期对毛泽
东时
代的价值观与方法论的否定和批判,其正确性是毋庸置疑的。当然,现实的中国还远谈
不上
美好(用柏杨先生的话说,是一个"落后的烂国"),郑教授文章中提出的问题都严重
存在
,甚至犹有过之。但这些只能靠深化改革(尤其是政治领域的改革)和进一步的开放来
实现
。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清算和抛弃五十年乃至五千年来专制、封闭、保守的传统和遗
产,
尽快走出毛泽东的阴影,而不是相反。走回头路,只能是死路一条。



关于浙大郑强教授的"富国强民"演讲中有关日本的几个问题的质疑


一女

我1988年来日本留学,曾经就读于日本语学校,读完庆应义塾大学工科硕士后,
就职于日本公司,现在仍然在日本,自营业。

读了郑强教授的"富国强民"演讲,说实话,感觉就是侃大山。特别是读到其中
有关日本方面的问题时,感觉郑教授说话极不负责任,不客气地说,就是信口开
河,或者说不负责任。比如:

1, "一天晚上,请了8个教授一个人一碗酱油面,就花了我1000元人民币!"

在日本,一般的一碗酱油面,最多也就是450-600日元,不知道郑教授是哪一年
请的客,所以不知具体的日元与美元的比率。不过就是按照日元与美元100:1的
近年来没有的高比率计算,1000元人民币大概是12,000日元。郑教授请了8个人
再加上他本人计9人,这样平均一碗酱油面约1,340日元。这种价格在日本任何地
方都是不可能的。郑教授曾在日本留学,这一点常识因该不是不知道。如果不知
道的话可能是在日本留学期间,从来没有舍得在街上吃过一碗酱油面!

2, "现在在日本奖学金最高的是美国人、欧美人;第二是韩国人、台湾人;
第叁是巴基斯坦人、马来西亚人;第四是印度人、非洲国家的人;第五才轮到中
国人。"

我曾经就读于庆应义塾大学工科研究生院,当时那里的留学生有中国人,台湾人,
韩国人,印尼人,欧美人等等。

我们学校每一年的奖学金种类很多,金额也各不相同。记得有一年,我认识的一
个物理系的美国白人,他拿的是每月10万日元的奖学金,我的一个中国同学得到
的是15万日元/月;还有的人运气好,同时可以得到2份奖学金。各财团的奖学金
形式不同,当时一般一年的比较多,即每月提供,一共提供12次;也有一次性提
供的,比如100万日元/次,200万日元/次,但是这种比较少;还有2年的,这样
的也不是很多,我得到的是这种连续提供2年的,8.5万日元/月,金额虽不大,
但是省去了第二年再申请的麻烦(日本的硕士研究生是两年制)。每一个新学年
的开始,奖学金都是中国留学生的一个重要话题之一。哪个中国留学生得到了哪
个财团的多少金额的奖学金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因为哪个奖学金给了谁都是要在
告示栏中公布的。我在那里的三年(一年预备生,两年硕士研究生),几乎没有
听到大陆中国人没有得到奖学金的。倒是有时候个别的韩国人台湾人得不到奖学
金,而我们则认为这是由于他们比大陆中国人有钱的缘故。从来没有过郑教授的
排列方法。请郑教授举出您的日本奖学金的排列方式的一例。

3, "日本人一听说你讲英文,特别是看到中国女孩讲英文,腿都要发软,这是
真的!"

这是假的!纯属胡侃!我丈夫是不会说中文不会说日文的美国人,即我要和丈夫,
孩子们说英文。多年来,我在日本从没有遇到过此类事情。当然,日本人知道英
语的重要性,大人,孩子学习英文的现象很普遍,但是绝对没有中国人那样疯狂。

4, "日本人不知道龙井茶,而只知道乌龙茶,就因为旭日升乌龙茶的广
告宣传。日本人在开始做乌龙茶广告时找了6个最漂亮的中国女孩,日本人就从
这个广告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女性的漂亮是因为喝了乌龙茶。所以,日本人特别
崇尚乌龙茶,而不知道龙井茶."

日本人再傻,也不会因为看到了漂亮女孩做了乌龙茶的广告,就认为喝了乌龙茶
可以变漂亮。您不应该不知道,日本人之所以喝(但是绝对没有到达"特别崇拜
"的地步)乌龙茶,是因为他们认为乌龙茶有去除油腻的作用。

烦请郑教授指出您看的是哪一则乌龙茶广告广告是由我们中国6个最漂亮的女孩
做的?

5, "神户大地震时我正在日本,我是中国留学生的领导,那时死了许多
中国人,其中杭州人最多,就因为日本人先救日本人,根本顾不上救中国人!"

我搞不清楚:您是"中国留学生的领导"和"死了许多中国人,其中杭州人最多",
有什么关系?请问:郑教授,"死了许多中国人,其中杭州人最多",源于何处?
具体数字?

我那时也在日本,日本各电台,电视台几乎全天24小时都在报道震灾,抢救实况,
所看到的就是大家埋头救人,找到了人,立刻抬到救护车上。不论是哪一个社会
制度下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以救人为第一己任的。有谁会去先去验证国籍
再去决定是否救人的呢!多亏郑教授您真能想得出来这个理由。不过,我可要问
您了,您那时既然是"中国留学生的领导",又身在日本,为什么您知道"那时
死了许多中国人,其中杭州人最多,就因为日本人先救日本人,根本顾不上救中
国人"的事实,却不去告他日本人一状呢?这可是一告一准的呀!不过,话又说
回来了,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的领导",不是**精,就是"业余间谍",有
时间就到大使馆作汇报,哪有真为留学生办真事的呢?

6,"我到日本拿的奖学金都被告知不要告诉日本人,怕日本人嫉妒"

您的奖学金是从哪里来的?不是日本人(文部省)给的吗!还用得着您去告诉
日本人吗?

从郑教授的演讲内容来看,侃的内容比较多,不负责任的地方也不少,这种很不
值得哪怕是轻轻地推敲的极不严谨的讲演出自于"作为日本大使馆面试的中国最
杰出的博士生",而且还是浙大的所谓"名教授",实在令人严汗颜。不知道郑
教授是不是代表了中国当今大学教师队伍的水平?

********
delphi的程序其实都不是很难 但容易臃肿 这种修改不是很难 在网上查查 去下图书馆 相信你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搞定的 只这样说 我只能给你这样的见解了 其实两个系统的合并关键在系统逻辑...........
本不相信这些的, 结果..........

小弟小心呀!
re: [摘录]C++ GUI库大全 erran 2007-01-16 19:54
good..........
基本上如上文,仔细看看就会明白的,我当时也是找了很久,没有找到COMTRADE标准的原文,不过找了些资料,才解析出来的,总结了如上,说白了就两个文件:cfg和dat,cfg文件记录相关的配置信息,dat记录数据信息,以上已经说的比较清楚了吧。
re: 写在地震的这个夜晚 erran 2006-12-27 13:23
假如这一次的震中是在深圳,假如是在我住的地方,再假如....那么估计前一篇blog是我的绝笔了。anyway,就是这样一种貌似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反而让我有太大的反应,第一我没有给家人电话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第二我没有感觉到恐慌--反而是陪着朋友在楼下聊了一会就屁颠屁颠的跑上楼去玩起了游戏。更让我觉得淡然的是,这个时候,我没有第一反应出来应该把这件事情通知周遭的哪个人或者哪些人告诉他们要注意安全。
............
re: 求最大次大的经典算法 erran 2006-11-28 19:02
晕死... 跳楼去...
re: 两个堆栈模拟一个队列 erran 2006-11-28 19:01
郁闷 当初数据结构是用c语言的教材..
看的不是很明白, 不过
win32下有精确计时的API:
QueryPerformanceFrequency
QueryPerformanceCounter
也是Cpu级的, 用起来很方便.
linux应该也有这样的系统API..
re: 微软自带的stl erran 2006-11-28 18:45
我曾经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看微软的stl, 他的设计思想确实很不错, stlport的代码看的头都大了, 哈哈........
托管C++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re: 读VC++内幕之体悟 - 02 erran 2006-06-14 13:34
深入浅出MFC
re: 面试题目(关于new的) erran 2006-06-03 23:47

Blanks *a5 = new( 0xa5 ) Blanks;


这个能编译通过么?


不解.很不解
小记 erran 2006-06-03 01:52

2006-06-02: 手动清除病毒

朋友用了机子, 中了个木马, 系统多了个winlogon.exe进程, 郁闷, 其实删病毒不是很难, 就是浪费时间了, 又是msconfig,又是regedit, 又是find, 真是麻烦, 唉.... 还不知道朋友的一些密码被盗了没有. 我很不喜欢用软件去杀, 太浪费时间了,好的杀毒软件也不好找, 所以一般都手动清除, 我的一般作法就一下几步, 基本上能解决问题:

首先,当然是解决开机自动运行的问题, 删除run下的所有key. 想办法进regedit或者msconfig, 比如改regedit.exe为.com文件, 比如进安全模式.... 解决了启动问题后, 重新启动电脑.

下面就开始找文件了, 搜索硬盘, 找到所有的中毒当天修改了的文件, 删除搜索到的所有的可疑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系统备份文件.pf, 也要删除掉, 记得要把那些可疑的文件名字记下来, 一进行最后一步.

最后就是搜索regedit了, 把那些可疑文件的名字作关键字, 搜索regedit, 删除他们. 不过在此之前最好备份一下. 以免系统坏了. ^_^

清除KB494002.LOG的方法:

键值:
HKEY_LOCAL_MACHINE>Software>Microsoft>Windows NT>CurrentVersion>Windows下的AppInit_DLLs = "KB494002.LOG" 修改其值为空:AppInit_DLLs = "" , 重启, 删除C:\WINDOWS\KB494002.LOG.


re: C++随笔 delete void * erran 2006-06-02 14:02
@LOGOS
哈哈, 这东西不到万不得以是不会用的了, 很危险的了, ^_^.....
哈哈,我也觉得奇怪,似乎全世界的程序员都去net去了,

让我想起一句话 说C++的: 百足之虫, 僵而不死(不是死而不僵)

哈哈....
re: 编程感悟 erran 2006-06-02 00:54
希望cppblog上多一些这样的文章~~~
re: Google为什么会被封锁? erran 2006-06-02 00:48
纪念google君 (转帖)

一   公元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就是中国千万网民为当天被封的Google君开追
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网友,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
Google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
先生很爱用Google搜索引擎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用到的搜索网站,大概是因为不方便之故罢,使用一向就
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天天使用的搜索引擎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
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网站毫不相干,但在网民,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

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
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无数个网站的死联接,充斥
着我的硬盘,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
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
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
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网民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被封网站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
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
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
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Google被封
也已有两天,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无数被封网站之中,Google是我的最爱。最爱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
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
”的无良网站,是被中国封死的优秀搜索引擎。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前年夏初的新浪网,介绍最好的搜索引擎的时
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国内的网站也使用她作为引擎
了,才找到她的联接,知道:这就是Google。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
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公平客观的网站,无论如何,总
该是有些华丽界面的,但她却很朴素,使用很方便。待到用上了宽带之后,才始经

常使用,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朴素着,使用很方便。待到政府把
手伸向互联网,往日的网站,陆续被封的时候,我才见她的搜索结果不能打开,甚
为担心。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三十一日下午,才知道上午有网站被封事;第二天,便得到噩耗,说
所有联接都不能用了,全军覆没,而Google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
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
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朴素着的方便的Google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
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www2.

google.com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所有联接全部被封


  但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
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Google君,那时是公正无私的。自然,搜索而已,稍
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政府前中弹了www.google.com被
封,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www2.google.com,中了四弹,其一
是手枪,立仆;同去的www3.google.com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
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216.239.35.100,216.

239.35.101,216.239.35.102
,216.239.35.103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Google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
勇而友爱的www2.google.com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
友爱的altavista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网站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网
络封堵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
,八 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网站,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
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
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
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
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网民,爱人
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
潜〔9〕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
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
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
Google的搜索引擎竟能如是之方便。

  我目睹Google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
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封杀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
,则更足为Google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
。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Google君!
没看出来,好想没问题吧,是不是看错了
羡慕....
拼吧....

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