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urth Dimension Space

枯叶北风寒,忽然年以残,念往昔,语默心酸。二十光阴无一物,韶光贱,寐难安; 不畏形影单,道途阻且慢,哪曲折,如渡飞湍。斩浪劈波酬壮志,同把酒,共言欢! -如梦令

最喜居正无赖,本色沧海横流!

         我记得我读《明史纪事本末》的时侯,读到这一段内容的时侯,正是一个深秋的漫漫长夜,我记得我在昏黄的灯光下,在泛黄的的书页上,在漫漫的长夜里似乎真的听到过一声来自历史深处的孤独的呐喊,似乎真的感受过一个灵魂的孤独与彷徨……
    他这要是耍无赖的话,他所受的屈辱,难道要弱于那几个要挨梃杖的君子们吗?如果这真是耍无赖的话,他还有何颜面再做内阁首辅,去领袖群臣呢?如果不是心灵的悲痛到了一个极点,如果不是满腔的苦处无处诉说,一个沉毅渊重如张居正那样的人,会有这样极端的表现吗?

难道考成法是靠耍无赖才收到成效的吗?
 难道一条鞭法是靠耍无赖才施行的吗?
难道外除边患、内平叛乱是靠耍无赖才能够做到的吗?
难道财政危机是靠耍无赖解救的吗?
难道黄河水患是靠耍无赖治理的吗?
难道八达岭上那条至今雄伟的大明万里长城是靠耍无赖堆积起来的吗?
如果这真的叫无赖的话,我宁愿化用辛弃疾的一句词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最喜居正无赖,本色沧海横流!

posted on 2010-02-07 13:46 abilitytao 阅读(403)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