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航行Q+伟的幻想乡

热爱探索未知事物的coder 、 writer 、watcher and thinker
posts - 16, comments - 6,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这两年对我而言,除去一个男子大学生的日常生活(逃课?打游戏?把妹?),最大的事就是遇到一些人并且一起搞了个独立游戏工作室,而后风风火火地做起了单机游戏,完全是跟随己心。因为伙伴表现出来的热情,使我开始燃起了游戏人之魂,心里多了一个方向:制作出具有时代影响力的游戏,给予玩家纯粹的快乐与感动。
      其实这个方向大一的时候就考虑过了的,但这才是梦想行动的开端。
      借助个人的兴趣和毅力和对未来的盼望,还有各位伙伴的努力,工作室先后制作出了《东方千⑨谭》,《缤纷乐豆》,《C盘保卫战》(严格来说不算工作室出品,但开发的主力确实是工作室的三个元老)。虽然这几个作品都没能对游戏行业造成任何冲击,但是这是我的这两年时间,唯一值得拿出来显摆的成就。可以说,我这两年心思都耗在这里了,其他领域没多少作为。
      很可惜的是,今天我告诉你我们工作室散伙了。
      这个结果的产生,不是因为外力或者特别因素(父母反对/没钱没资源/成员失踪了),反而是我们几个元老一手造就的。
      但相信我,这一路走来直到崩盘的前一刻,我们都很用心地在往游戏制作这个方向努力着,甚至还有除了游戏开发之外的事情,创业方法学、团队管理等。
      要说这个解散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太较真了,我呢不断地跟自己说,“真要创业,真要成为云海航行的技术总监,你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然后就不断地自我进取;我们的leader差不多也是,也是给了自己压力。曾经我们一起去找过一位创业多年的前辈,了解了一堆什么营业额啊、创业证啊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个时候才知道创业多么复杂。
      正是因为我们很努力地去研究游戏,才明白自己的实力所处的层次。
      正因为我们越去做一些从没做过的事,才越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
      老大今年8月份有一天找我聊了一个早上,跟我说了他的很多感受和一些他自己的情况,然后就跟我说,他想解散这个团队。当他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前面的铺垫陈词我都给忘光了,脑海里只剩下一个问号: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
      此后我花了一个月时间来思考很多东西,我们这个团队、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游戏行业现状、如何拯救这个团队、自己的路等,才发现其实我们这个团队,尽管各个人都很有才华实力都不错,但其实算不上很同心,有价值观的问题也有性格不相容的问题。
      元老里有两个超级日系控,我呢属于包容万贯,会喜欢日本的动漫游戏,但也喜欢欧美的东西,所以我通常对某两人经常讨论某某CV最近担任什么角色某部动漫怎么样的深度宅聊,挺反感,3个人走一起都插不进嘴的,后来我就干脆发展到无事不登三宝殿了。这只能算是性格合不太来,没有谁对谁错。
      另外,虽然大家似乎都是认同团队的核心理念,“带给玩家更纯粹的快乐、感动和盼望”,但在实际的做法上,都有点互不认同。我们一个师弟一直跟我提说,”我对做那啥同人游戏一点都没兴趣”。还好后来团队不叫同人游戏社团了,变成独立游戏工作室了,要完全自主设计开发游戏,这样子大家都同意了。但后来,开始做游戏策划的时候,又发生分歧,故事设定被说是中二了,这事貌似搞得很别扭,后来一直谈不妥,我作为做程序的,懂得也不多,只能看着着急。
      挺多烦恼的,各种不容易。
      真要把团队做到和‘顽皮狗’一样的扁平结构,不做框框条条,而又良性发展,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团队既然成了这个鸟样,确实也该整改或者解散了。
---------------
      直到前两天晚上,我们终于开了一个小会,到场人数不齐,但相谈甚欢。老大一来就提了一串问题,“什么是理想?“,”理想化的理想是不是理想“,围绕这个问题就争执了一个钟:
首先是两个词的定义,”理想“和”理想化“。
假如有一个学生,他每月有1500的零花,然后他说他的理想是买一架250块的单车,算不算理想?
假如有一个运动员四肢健全,他说他想成为刘翔,这是理想吧,但是有一天他瘸了,这个理想还是理想吗?是变成了梦想还是妄想?
      什么叫理想化?理想化是一个动词还是形容词?
      我的理解是,理想是不能脱离实际的,而且要从当事人出发,考虑实现目标的难易程度;而理想化,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解释,高中物理就会有很多理想化假设,如假设物体间没有任何摩擦、假设不考虑空气阻力。可见理想化这个动词的意思大概就是,忽略妨碍了目标实现的一些因素;理想化应该是一个动词= =。
      理想化和理想都搞清楚之后,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小时候我们家长总说,”娃儿啊,你要有理想啊,要光宗耀祖啊“,邓小平呢说,”希望全国的小朋友,立志做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的人,立志为人民作贡献,为祖国作贡献,为人类作贡献“。
      然而,当我们大学生了,我们跟父母、跟亲人、跟朋友说,”我想读研读博当一名科学家“,”我想创业我想成为李开复“,“我想做游戏,成为宫本茂一样的游戏制作人”,然后他们有一些人会说,“你太理想化了!“。
这样子,他们是希望我们不要理想化地去追逐自己的理想?(这里似乎有些陷阱)
我的最终理解是:
      理想是一个具体的目标,当一个人在考虑这个目标的实现所涉及到的因素、且认为其中的负面因素远远大过正面因素的时候,会判定想完成这个理想的人是理想化了。(注意,下这个判断的人通常不会考虑那个有理想的人的决心,这个关键因素)。客观来说,一个目标的实现确实有很多因素,而一个人,作为人类,只能考虑到其中的一些方面,所以所谓的理想化并不是客观的判断,而是主观的。而具备理想的那个人其实并不该期许,别人告诉他他的理想可不可行,毕竟两个具有不同生活经历的人考虑事情的全面性是不一样的。
      再换个角度讨论,根据当前物理学,物理规则是确定的,一个物体的下一个状态是可以从当前状态推算出来的,理论上。可以判断,世界的未来是已经确定的,并不存在什么改变未来的事。所谓上帝不掷骰子。
但很神奇的是,似乎人类确实拥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权力,励志的故事也看过不少了,看起来那些成功的人确实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努力去做,从而获得成功的。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我之前有一篇博文也讨论过。
      唯物地来说,我们的理想是不是可以实现的,已经在物理规则下保证是确定了的,是或不是。而我们现在对理想的实现的可能性的讨论,就是因为我们并不能全知全能,只能根据我们有限的认识,去做推论或者是猜测。任何人跟你说,你做事太理想化了,你都可以反驳他,”我们都不是上帝,只有上帝才知道我是不是理想化了"。
但是,也因此说明,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考虑到实现目标的所有关联因素,并且不断地给自己增加成功的筹码、提升正面因素的比例。另外,还有一件反而成了唯心的东西是必须重视的,那就是信念,实现理想的信念远比大部分的因素都关键。
      除此之外,你跟对你的目标的实现毫无关系的人,阐述你的见解、解释你为什么要这么去做、解释你为何这么有信心,那都是在浪费口舌。
      而我确定,那晚坐在那里的几个人,包括我,都是有理想的。
      而其中有一个人,他的信念是非常强的。
      好了,回到我们工作室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在我们都觉得讨论得很累的时候,boss终于说了,
他说,
   "我郑重宣布,
   云海航行从今天开始正式解散。
   不做解释。“
--------------

      对各位支持着我们的兄弟朋友们说声抱歉了,我们是虎头蛇尾了。还有进过我们工作室的每一个人,希望能冷静接受这个决定。可能现在我们难以接受,但总有一天会互相理解的。
      大家也别替我们难过,其实,至始至终,我们每个人对游戏的心都是狂热的,我们的关系没有破裂,我们仍然经常一起打游戏聊游戏,以后呢,我确定,我们都会在游戏行业里发光发热。
      说不定,今日团队的解散,正是多年后云海航行王者归来的一个伏笔。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