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博客 :: 首页 :: 联系 ::  :: 管理
  163 Posts :: 4 Stories :: 350 Comments :: 0 Trackbacks

常用链接

留言簿(48)

我参与的团队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370196
  • 排名 - 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快到五一了,估计51党华丽的逆袭即将开始,企鹅暂时没精力写9了,
留着力气准备骂人。

企鹅做了若干年的波斯僧,终于在某年月日混成了傻博士,回头看
了看,这个傻博士基本做得比较弱,没什么象样的工作。可是话说回来,
大部分博士也就是那样子。所以想想看,回头总结一下自己的混日子
历程可能也还是有用的。

先说第一个,企鹅的老板有一句话,说要“见大人则藐之”,相信大家能
理解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企鹅还想补充一句,要“见大话则笑之”,这里的
大话不是吹牛的那种,而是现在动辄上电视的那些“忧国忧民”“高瞻远瞩”
“深思熟虑”的那些话,今天来个“现在的博士论文都是垃圾”,明天来个
“学术论文都是泡沫”什么的。碰上这种话,你直接当说这个话的人神经病
就是了,实际上,说这些话的人也多半是神经病,少半是心理变态。

话归正题,企鹅这么几年混下来,和大家一样首先碰到的问题就是进入研究
领域。可能不具有一般性吧,企鹅是在职博士(就是三大垃圾中的第一垃圾,
laf),有些同学说在学校干活,学到的东西对将来找工作多半没用,这个。。。。
企鹅觉得天大地大,毕业最大,工作那是毕业之后的事情。


首先是找一个合适的研究方向,相信很多人都抱怨找不到容易出东西的方向,
其次是找到方向又觉得没啥实际用处。企鹅觉得在博士阶段最大的问题是找
到的方向可能超出你的能力。有人喜欢摆布爱因斯坦的名言,不过看起来爱
因斯坦不是每天都能出的,而且爱因斯坦也没念过博士。企鹅第一年就找了
个比较ws的研究方向,里面问题不少,也算热门,不过没有一个问题是做得
动的,第一年的全部收获就是知道了为啥某某问题做不出来。后来总结经验,
觉得心态好很重要,起码不要因为这个去跳楼什么的。另外,如果你真的做
不出来,那最好是知道自己为啥做不出来。

第二年老板看见我做得很痛苦,建议我去做激光等离子体相互作用的研究,其
实这也不是一个很容易做的方向,找了半年的题目,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投出去,直接就被审稿人打了回来,原因无他,“结果的物理效应不明显”,
over。下半年出了点意外,腿上动手术,休学半年。休学的时候反省了自己一下,
感到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太盲目,乱看乱做。尤其是在这么个对背景知识的关联
比较敏感的方向,光想做个东西出来,效果并不好。

休学回来重新开始工作,把这几年的文献翻了一遍,集中看两种文章:一种是著名
杂志上的吓人的文章,开阔一下思路;另一种是弱杂志上长20页以上的水文,看
人家的具体工作到底是怎么做的。后面这个企鹅知道很多人是不看的,觉得丢脸。
不过企鹅个人比较弱智,不看水文就理解不了那些牛文到底是什么意思。更重要
的是,看这些水文是学习一些干活的手段,比如说某个工作要解方程,可是那个
方程是怎么解的?你在高档次杂志里面绝对看不到这个解法,因为很多时候作者
自己对这个解法也不是很有信心,而且高档次杂志往往不愿意发表这种detail性
质的东西。当然看这类东西也有麻烦,那就是他们的办法很可能是错的,或者行
不通的,或者实现起来太困难的。

前面说企鹅非常bs那些动辄论“学术泡沫”的大鸟人,因为企鹅看多了文献,慢
慢就感觉学术圈内其实只有一种泡沫文章,就是那些“批判学术泡沫”的猛文(造
假文章属于rpwt,不在此处考虑),这些文章完全不创造任何智力或者感官价值。
一个问题要是热门,可能一年出来几千篇的文章,里面99%都是错的,但错的可以
说明你这么干是行不通的,毕竟你要知道怎么行不通才可能找到行得通的办法;也
可能一个问题就几篇文章,这些文章除了作者自己以外谁也不引,但这通常说明这
个问题只有作者一个组在做,别人不做很可能是觉得做不出来,或者没做的条件;
还有常见的一种情况是某年月日某问题出来了,一堆人跟风乱做一通,看起来好象都
差不多,最后某人宣布,原始问题的数据错误,所以这个问题作废。按照那些鸟人
jjww的标准这些当然都是泡沫,问题是这些文章日后可能可以拿来解决别的问题;
而那些鸟人的文章唯一用处是擦屁股,可能还嫌纸太硬。

就在那个时候企鹅进入了泡沫体系,其实是找到了一个泡沫问题,这个问题叫做
BRA,(你不知道bra是啥?问版面上的mv,例如bmp,4w3y,小2等),这个问题符合
“泡沫学术”的一切表现,比如不实用,不创造价值,没有人引用什么的,但是
企鹅觉得这个问题构想得很巧妙(关于这个问题的具体内容,可以去看企鹅在
Science版聚会的时候的一个报告),很有娱乐头脑的价值。这种问题实际上例
子很多,大者如法国在烧全世界人民钱的ITER,小者如军口在做的激光雷达,总
之就是制造泡沫学术的问题,企鹅自愧想象力不足,没办法想出这么巧妙的手段,
只能去做点跟风的工作,比如论证一下这个玩意能不能做出来之类的。于是问题
就简化为一个基本的工作:玩计算机,验算。

实际上这类问题的验算都有很成熟的软件去做,那东西叫PIC(对,not bmp)。
企鹅脸皮比较厚,查的文章也比较多,看到某人写文章论述他的PIC软件就给
作者去信要,大不了被b4一通。不过总的来说外国人比较厚道(这个话我是负责
的,国内研究水平我不b4,但我极其b4国内这些人的心态,把保密放得比祖坟
还重),有个叫JXXX.CXXX的教授给了我一套他们的测试代码。但是拿到
代码之后企鹅犹豫了一段时间,最后决定还是自己去干而不是用现成的代
码,理由很简单:如果现成的软件能做这个问题,肯定早就有人做了。现在没人
做,只可能说明这个问题有很深层的内部困难,不能用现成的办法做。

然后就是学习+工作,基本工作方式就是把自己在文献中看来的解决方案一个一个
地扔到这个问题上套用,每失败一个就郁闷一次,然后换下一个。这个问题确实
有些很深的麻烦,用常用的办法解决不了。直到一直回搠到197x年的文章,才找
到一种看起来似乎有前途的办法,不过,这时候企鹅的时间也到了,于是,延期。

办完了延期手续,然后开始面对最后一个困难,也是一个典型的困难,当时算是rp
大爆发,郁闷无聊中去书店乱转,找了一本很sui的中文书,看到里面一个章节,说
P.Roe给过一个泡沫文章用于处理类似的问题,马上去查原始文章,then OK。差不多
在搞定延期宿舍的同时,所有的困难都被扫清了,然后,开始干活,剩下的当然就是
体力活了,最后,泡沫中。

解决了毕业需要的泡沫问题,老板懒得理我了,就去系里面乱转,有一天听某个老师
提起一个问题,说各种文献互相矛盾,他自己的结果也没定论,在那里讨论了一会,
慢慢发觉他这个问题的困难是前面做泡沫时出现的困难的真子集,那就很简单了,
从泡沫里面练出来的各种板砖西瓜刀榔头一起上,几天时间,所有困难over。

然后干啥呢,想了想不如把这些板砖什么的组合一下作个比较通用的工具,不过
已经快要毕业了,没花太多时间去鼓捣,倒是每天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分析
为啥这个问题必须要板砖,另一个问题必须要榔头,每分析一个就意识到这个东西
可以用到什么问题上,那个对应问题的价值和困难都在什么地方。于是,毕业了。

毕业了回头想起来,这研究也就和灌水差不多,直到现在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
有定论说当年那个泡沫问题到底做得出来做不出来,我猜作不出来的可能性较大,
(虽然我分析的结果是能作出来,但是毕竟做理论的一般都不相信自己的理论),
那又怎么样?我觉得全中国论证“泡沫学术”的“大师”的“深刻分析”加在一起,
还不如人家那一个泡沫文章有价值,这是在做不出来的情况下,为了验证这个问题
的可行性,其中一个作者(毛人)自己去开发了一套威力巨大的模拟软件,这套
软件现在还在MaxPlanck所b4其他所有软件;我虽然没有这个水准,但我搞泡沫的
结果,是把另外一个重要问题的求解时间降低了一个数量级,当然我这解法不一定
有人用,而且也发不了高级文章,但那也比那些大师的“深刻分析”有意义吧;要
是那个泡沫问题能做出来,那就大发了,整个研究领域的水平能推进一代,恐怕那
些大师这辈子都理解不了这种进步是什么概念,这也就行了。
posted on 2007-12-14 16:53 sdfasdf 阅读(815)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IT世界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