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9日

sdfds dddss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 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 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 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写 诗 或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 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 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 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 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 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写 诗 或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 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 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序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写 诗 或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序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写 诗 或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3到4月份,用了五周时间修改了一个字典信息提取软件,在阅读那份软件的源代码的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就是用程序表达,表达一系列由人脑 构建的规则,表达人脑的思维的过程。那么,怎么更好的用程序表达,这需要知道计算机程序的表达规则和极限情况,《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就是这样一本 书,它从理论上讲述了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本书是MIT计算机科学的入门教材,作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写作了本书:

   1. 一个计算机语言并不仅仅是让计算机去执行操作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 它是一种表述有关方法学的思想的新颖的形式化媒介 。因此,程序必须写得能够供人们阅读,偶尔去供计算机执行。[怎样用程序表达 thinkhy 09/05/29]

   2.在这一层次的课程里,最基本的材料并不是特定程序设计语言的语法,不是有效计算某种功能的巧妙算法,也不是算法的数学分析或者计算机的本质基础,而是 一些能够用于控制大型软件系统的智力复杂性的技术 。[怎样控制程序表达的复杂性 thinkhy 09/05/29]

 

  这是一本经典的计算机教科书,其中Alan J.Perils为本书作的序经常被人引用。序之前一页有这样一段引言:

  带着崇敬和赞美,将本书献给活在计算机里的神灵。

  "我认为,在计算机科学中保持计算中的趣味性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一学科在起步时饱含着趣味性。当然,那些付钱的客户们时常觉得受了骗。一段时间之后,我 们开始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抱怨。我们开始感觉到,自己真的像是负起成功地、无差错地,完美地使用这些机器的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些。我认为我们的责 任是去拓展这一领域,将其发展到新的方向,并在自己的家里保持趣味性。我希望计算机科学的领域绝不要丧失其趣味意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变成传道 士,不要认为你是兜售圣经的人,世界上这种人已经足够多了。你所知道有关计算的东西,其他人也都能学到。绝不要以为似乎成功计算的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所掌握的,也是我认为并希望的,也就是智慧:那种看到这一机器比你第一次站在它面前时能做得更多的能力,这样你才能将它向前推进。"  [我们需要掌握的是一种让自己不断学习、持续进步的能力 thinkhy 09/05/29]

 

下文转自:http://www.golden-book.com/product/MoreInfo.asp?id=26891&tid=5&sid2=fd6156f3217b

        教育者、将军、减肥专家、心理学家和父母做规划(program),而军人、学生和另一些社会阶层则被人规划(are progfammed)。解决大规模问题需要经过一系列规划,其中的大部分东西只有在工作进程中才能做出来,这些规划中充满着与手头问题的特殊性相关的情 况。如果想要把做规划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种智力活动来欣赏,你就必须转到计算机的程序设计(programming),你需要读或者写计算机程序——而且 要大量地做。有关这些程序具体是关于什么的、服务于哪类应用等等的情况常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的性能如何,在用于构造

       更大的程序时能 否与其他程序平滑衔接。程序员们必须同时追求具体部分的完美和汇合的适宜性。在这部书里使用“程序设计”一词时,所关注的是程序的创建、执行和研究,这些 程序是用一种Lisp方言书写的,为了在数字计算机上执行。采用Lisp并没有对我们可以编程的范围施以任何约束或者限制,而只不过确定了程序描述的记法 形式。

本书中要讨论的各种问题都牵涉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人的大脑、计算机程序的集合以及计算机本身。每一个计算机程序都是现实中的或者精神中的某个过程的一 个模型,通过人的头脑孵化出来。这些过程出现在人们的经验或者思维之中,数量上数不胜数,详情琐碎繁杂,任何时候人们都只能部分地理解它们。我们很少能通 过自己的程序将这种过程模拟到永远令人满意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即使我们写出的程序是一集经过仔细雕琢的离散符号,是交织在一起的一组函数,它们也需要不 断地演化:当我们对于模型的认识更深入、更扩大、更广泛时,就需要去修改程序,直至这一模型最终到达了一种亚稳定状态。而在这时,程序中就又会出现另一个 需要我们去为之奋斗的模型。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之令人兴奋的源泉,就在于它所引起连绵不绝的发现,在我们的头脑之中,在由程序所表达的计算机制之中,以及 在由此所导致的认识爆炸之中。 如果说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梦想,那么计算机就是以程序的名义执行着它们。 [这一点perils和knuth的所见略同,knuth曾经说过:为计算机准备程序 的过程非常吸引人,因为它不仅能带来经济和科学技术方面的回报,而且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就像写 诗 或 作曲一样。 艺术本来就是能给人以美感的。 thinkhy 09/05/29]
     就其本身的所有能力而言,计算机是一位一丝不苟的工匠:它的程序必须正确,我们希望说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表述得准确到每一点细节。就像在其他所有使用符号 的活动中一样,我们需要通过论证使自己相信程序的真。可以为Lisp本身赋予一个语义(可以说是另一个模型),假如说,一个程序的功能可以在(例如)谓词 演算里描述,那么就可以用逻辑方法做出一个可接受的正确性论证。不幸的是,随着程序变得更大更复杂(实际上它们几乎总是如此),这种描述本身的适宜性、一 致性和正确性也都变得非常值得怀疑了。因此,很少能够看到有
关大程序正确性的完全形式化的论证。因为大的程序是从小东西成长起来的,开发出一个标准化的程序结构的武器库,并保证其中每种结构的正确性一—我们称它们为惯用法,再学会如何利用一些已经证明很有价值的组织技术,将这些结构组合成 更大的结构,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本书中将详尽地讨论这些技术。理解这些技术,对于参与这种被称为程序设计的具有创造性的事业是最最本质的。特别值得提出 的是, 发现并掌握强有力的组织技术,将提升我们构造大型的重要程序的能力。 [OO也可以说是一种组织技术 thinkhy 09/05/29] 反过来说,因为写大程序非常耗时费力,这也推动着我们去发明新方法,减轻由于大程序的功能和细节而引起的沉重负担。

      与程序不同,计算机必须遵守物理定律。如果它们要快速执行——几个纳秒做一次状态转换——那么就必须在很短的距离内传导电子(至多1.5英尺)。必须消除 由于大量元件而产生的热量集中。人们已经开发出了一些巧妙的工程艺术,用于在功能多样性与元件密度之间求得一种平衡。在任何情况下,硬件都是在比我们编程 时所需要关心的层次更低的层次上操作的。将我们的Lisp程序变换到“机器”程序的过程本身也是抽象模型,是通过程序设计做出来的。研究和构造它们,能使 人更加深刻地理解与任何模型的程序设计有关的程序组织问题。当然,计算机本身也可以这样模拟。请想一想:最小的物理开关元件在量子力学里建模,而量子力学 又由一组微分方程描述,微分方程的细节行为可以由数值去近似,这种数值又由计算机程序所描述,计算机程序的组成……  [说到底计算机学科还是一种表达方法学 thinkhy 09/05/29]


      区分出上述三类需要关注的对象,并不仅仅是为了策略上的便利。即使有人说它不过是人头脑里的东西,这种逻辑区分也引起了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符号流动的加速, 它们在人们经验中的丰富性、活力和潜力,只能由现实生活中的不断演化去超越。我们至多只能说,这些关注焦点之间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计算机永远都不够大也 不够快。硬件技术的每一次突破都带来了更大规模的程序设计事业,新的组织原理,以及更加丰富的抽象模型。[并行、分布式、云计算 ... ... thinkhy 09/05/29]每个读者都应该反复地问自己“到哪里才是头儿,到 哪里才是头儿?”——但是不要问得过于频繁,以免忽略了程序设计的乐趣,使自己陷入一种喜忧参半的呆滞状态中。[基本的东西还是几十年未变,例如基本数据 结构、经典算法、Unix API、Shell、C、OS体系  thinkhy 09/05/29 ]
   
     在我们写出的程序里,有些程序执行了某个精确的数学函数(但是绝不够精确),例如排序,或者找出一系列数中的最大元,确定素数性,或者找出平方根。我们将 这种程序称为算法,关于它们的最佳行为已经有了许多认识,特别是关于两个重要的参数:执行的时间和对数据存储的需求。程序员应该追求好的算法和惯用法。即 使某些程序难以精确地描述,程序员也有责任去估计它们的性能,并要继续设法去改进之。

 

      [下文开始讲Lisp thinkhy 09/05/29]
      Lisp是——个幸存者,已经使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现存的活语言里,只有Fortran比它的寿命更长些。这两种语言都支持着一些重要领域中的程序设 计需要,Fortran用于科学与工程计算,Lisp用于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现在仍然很重要,它们的程序员都如此倾心于这两种语言,因此,Lisp和 Fortran都还可能继续生存至少四分之一个世纪。[为什么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thinkhy 09/05/29]

      Lisp一直在改变着。这本教科书中所用的Scheme方言就是从原来的Lisp里演化出来的,并在若干重要方面与之相异,包括变量约束的静态作用域,以 及允许函数产生出函数作为值。在语义结构上,Scheme更接近于Algol 60而不是早期的Lisp。Algol 60已经不可能再变为活的语言了,但它还活在Scheme和Pascal的基因里。很难找到这样的两种语言,它们能如此清晰地代表着围绕这两种语言而聚集 起来的两种差异巨大的文化。 Pascal是为了建造金字塔——壮丽辉煌、令人震憾,是由各就其位的沉重巨石筑起的静态结构。而Lisp则是为了构造有机体 ——同样的壮丽辉煌并令人震憾,由各就其位但却永不静止的无数简单的有机体片段构成的动态结构。 在两种语言里都采用了同样的组织原则,除 了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同之外:托付给Lisp程序员个人可用的自由支配权,要远远超过在Pascal社团里可找到的东西。Lisp程序大大抬高了函数库 的地位,使其可用性超越了催生它们的那些具体应用。作为Lisp的内在数据结构,表对于这种可用性的提升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表的简单结构和自然可用性反应 到函数里,就使它们具有了一种奇异的普适性。而在Pascal里,数据结构的过度声明导致函数的专用性,阻碍并惩罚临时性的合作。采用100个函数在一种 数据结构上操作,远远优于用10个函数在10个数据结构上操作。作为这些情况的必然后果,金字塔矗立在那里千年不变,而有机体则必须演化,否则就会死亡。

      为了看清楚这种差异,请将本书中给出的材料和练习与任何第一门Pascal课程的教科书中的材料做一个比较。请不要费力地去想象,说这不过是一本在MIT 采用的教科书,其特异性仅仅是因为它出自那个地方。准确地说,任何一本严肃的关于Lisp程序设计的书都应该如此,无论其学生是谁,在什么地方使用。

      请注意,这是一本有关程序设计的教科书,它不像大部分关于Lisp的书,因为那些书多半是为人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做准备。当然,无论如何,在研究工作规 模不断增长的过程中,软件工程和人工智能所关心的重要程序设计工作正趋于相互结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之外的人们对Lisp的兴趣在不断增 加。

      正如由其目标可以预见到的,人工智能的研究产生出许多重要的程序设计问题。在其他程序设计文化中,问题的洪水孵化出一种又一种新的语言。确实,在任何非常 大的程序设计工作中,一条有用的组织原则就是通过发明新语言,去控制和隔离作业模块之间的信息流动。这些语言趋向于变得越来越不基本,逐渐逼近系统的边 界,逼近我们作为人最经常与之交互的地方。作为这一情况的结果,在这种系统里包含着大量重复的复杂的语言处理功能。Lisp有着如此简单的语法和语义,程 序的语法分析可以看作一种很简单的工作。这样,语法分析技术对于Lisp程序几乎就没有价值,语言处理器的构造对于大型Lisp系统的成长和变化不会成为 阻碍。最后,正是这种语法和语义的极端简单性,产生出了所有Lisp程序员的负担和自由。任何规模的Lisp程序,除了那种寥寥几行的程序外,都饱含着考 虑周到的各种功能。发明并调整,调整恰当后再去发明!让我们举起杯,祝福那些将他们的思想镶嵌在重重括号之间的Lisp程序员。

Alan J.Perlis

纽黑文,康涅狄格

 

posted @ 2009-05-29 18:35 方叶 阅读(91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9年5月28日

昨晚熬夜看欧冠,十二点一过就撑不住了,倒在桌上睡着了。二点多被张付友叫醒,二个人看着我的这个12寸的小屏倒也凑合。
   之前的舆论都比较看好曼联,我也觉得巴萨赢面不大,曼联最近势头太猛,CR、Rooney等妖人的冲击力,吉格斯、斯科尔斯等黄金一代的余威仍在。开场后十分钟的形势似乎验证了大家的预测,曼联压制了巴萨,CR连续用重炮轰门,转折点出现在巴萨的第一次机会:伊涅斯塔中路带球突破塞到禁区右侧,埃托奥巧妙扣过维迪奇,随即抢在卡里克补防前,在门前7米处右脚尖捅射被范德萨单手一扑还是滚入近角。 此后巴萨一直控制着场面,哈维、小白和梅西在中场闲庭信步。曼联的进攻主要靠的是CR和鲁尼的冲击力,安德森和朴智星这样的中场球员技术明显不如巴萨,所以控制不住场面,比赛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
   巴萨的成功是多方面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巴萨有着很强大的青训体系,哈维、梅西、小白、普约尔、皮克都是自家的球员。曼联的青训也做得不错,但以吉格斯为代表的黄金黄色一代的凋落,使得现在的曼联少了以前那种灵气。这两年曼联的成绩似乎还不错,但却不可能重现黄金一代铸就的曼联王朝。
   巴萨的胜利是艺术足球的胜利,代表着世界足球的重新回归技术流,这是球迷们的福音。
posted @ 2009-05-28 14:58 方叶 阅读(5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09年5月27日

 以前就觉得博客园的速度快,功能强大,用户很多,但一直找不到从CSDN迁移过来的好办法,最近CSDN又开始不稳定,写的文章不能发布,干脆提前迁到这里。

我目前从事的是C/C++的编程,平常用到了DB2、XML、Linux方面的技术和标准,比较关注开源软件的发展,闲来无事时喜欢看书、欣赏代码之美。希望能在博客园与诸位一起学习、进步!

posted @ 2009-05-27 19:04 方叶 阅读(8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导航

<2019年2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12
3456789

统计

常用链接

留言簿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搜索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