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94, comments - 250,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C++博客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卫斯理大学校长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近日撰文《超越评判式思维》(Beyond Critical Thinking),警告学生不要变成只会批评,不会思维,却还一个个自鸣得意的废人。“批判性思维”一说缘起于1962年《哈佛教育评论》上罗伯特·恩尼斯(Robert H. Ennis)的一篇文章,此后这个说法就不胫而走,成为教育界多年以来一直追捧的一个话题 。

    恩尼斯当初提出批判性思维,重点是“思维”,只不过如罗斯所述,不少人借“批评”来彰显自己的聪明,倒把“思维”给边缘化了。2002年,恩尼斯重新说明了批判性思维的一些特征,比如“思维开放,熟知多个选项的优劣”、“力求多方查证”、“善于判断信息来源” 、“识别言论的结论、推论和潜在假设”、“能形成合理的立场”、“善于发问,澄清问题本质”等。一言以蔽之,他是要大家养成严谨的思维习惯,不被人随意忽悠、人云亦云。

    时隔半个世纪,恩尼斯老调重弹,再次强调批判性思维应该重“思维”,是而今传播方式的改变使然。 2009年,中国网络在不少公共事件中的正面作用显著,但网络也不是世外桃源,瞎起哄、瞎围观者也不少。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于建嵘在分析“泄愤事件”时说,“自从有了互联网,有了手机短信,现时代的中国已经没有了权威信息。”没有权威信息未必是坏事,就怕出现了错误的“权威信息”,一家独大。现在恰恰就是过去来自政府的“权威信息”,被网络“意见领袖”的“权威信息”所取代。网络推手能掀起波澜,制造出种种伪热点,让网民趋之若鹜,把网络变成了是非之地。

    与此同时,追捧网络超级偶像的粉丝则自甘放逐到隧道式思维里,坐井观天,不去看学人的真知灼见,围观几个所谓“网络红人”的吃喝拉撒。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曾指出,中国整个社会日益童稚化,他指的是舆论监管。其实还有另一种“童稚化”,那就是在接受信息,选择信息来源的时候,由于缺乏思考而导致的“无脑化”。

    由于负面消息和批评容易引起轰动,在网络这个江湖里,一些本可善用其影响的人,堕落成了为否定而否定的人,比如海外一些不论青红皂白“逢中必反”的人。在否定的时候,他们又提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变得“怨妇化”。

    “怨妇化”的“意见领袖”,外加“无脑化”的粉丝大军,就是目前中国网络上最大的景观。

    笔者在上文提到的于建嵘,他的批评总是有建设性。因为他的真知灼见总是来自调查研究。当下,社会轻易就把“知识分子”头衔加在某人身上,理由是敢说话,却不在乎其话语到底是否有质量。见到几条负面消息,就把专家统统当作“砖家”,教授全部唤作“叫兽”。这样的反智倾向令人忧虑。

    网络影响甚至左右舆论已成了既成事实。 网络能让愚蠢的人更蠢,让聪明的人更聪明,善用之者鉴别黑白,去伪存真,不善用者随波逐流,任人催眠。如罗斯教授强调的那样,在网络言论良莠不齐,牢骚过盛之时,读者或许应该把“批判性思维”的重点,从“批评”移到“思维”上。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