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t's hut

愤青司马迁对“天道”的讥讽

    老婆备课《伯夷列传》。史太公在此篇传记中不着重写人物事迹,而是发表了一大通牢骚和议论。老婆看不懂,求教于俺。文章可在此阅读。
    我看了之后发现:除了最后一个段落,每个段落作者都假装提出了疑问。文章大意是:

    尧让位给舜,舜让位给禹,都庄重得要命,又是举荐,又是试用,试用了十几年,才把帝位传给他,皇权真是天下最贵重的东西呀。但据说尧最先是把天下让给许由的,许由竟然不要,竟然认为这是个羞辱,觉得无面目见人跑山里藏起来了。到了商汤灭夏朝后,要把皇位让给卞随,卞随竟然跳水自杀了,汤又想把皇位传给务光,务光竟然又跳水自杀了。因为不接受皇位而隐居,而跳水,怎么就值得称道呢?
    (因为皇位都是暴力得来的,是可耻的史太公牛逼吧,逆反吧?或者因为尧舜和尧舜之前的皇帝,是要负责任的,给老百姓办事办不好,拉出去杀头,禹的老爸就是治水不好,被喀嚓了。后来的皇帝真他妈爽,一个人快活,全天下受苦,他不需要负什么责任。尧舜之后的皇帝,都是占了茅坑不拉屎,占了皇位不负责的。)
    我爬箕山的时候,听说上面有许由的墓。孔子给古代的圣贤写传记的时候,关于伯夷叔齐的文章很详细,而我所听说的许由、卞随和务光等人,品德是何等高尚呀,他们的事迹怎么就没人记载没人传颂呢?
    (因为名节需要别人宣传呀,这帮人运气不好,碰不到孔子给他们做宣传啊。)
    孔子说:“伯夷、叔齐不记别人旧日之过失,因此没有怨恨。”“他们追求仁,而自己也得到仁了,还有什么怨恨呢”。伯夷、叔齐的用意,从散失的诗歌里可以看出,和孔子说的“不怨恨”是不符合的,真是悲哀啊。伯夷、叔齐的传记说: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孤竹君生前想把王位传给叔齐,他死后呢,叔齐要把王位让给伯夷,伯夷说:你当王是老爸的意思呀,跑了。叔齐这个糊涂蛋也把王位扔了跑了。孤竹君国的人就拥戴他们的另一个兄弟为王了。伯夷、叔齐听说西伯昌对老人很好,就跑去投靠西伯昌了。西伯昌死后,他儿子武王把他封为文王,举着他的牌位打商朝的皇帝纣去了。伯夷、叔齐就跑去死谏:“你老爸刚死,尸体还没冷呢,就发动战争,你这是孝顺吗?你一个诸侯国,一个臣子,竟然以下犯上,你这算仁吗?”武王听不下去:“拉出去砍了”,姜太公说:“这两个人很仁义啊,名气很大呀,你杀了他们会失去人心的,失去人心你打不赢商朝的,得不到皇位的,妲己那个美人就没你的分了。”武王想想,为了美人妲己,还是暂时放了他们吧。就把他们轰走了。武王打败了纣,取代了商朝,天下百姓就尊崇周了,周就是正义的化身了。偏偏这两个傻老头以此为耻辱,绝食抗议,说我们不吃周的粮食了。跑到首阳山去吃厥菜去了。厥菜能有什么营养啊,维生素和纤维素不少,但就是不能提供能量,两老头饿死在山上了。死前做歌曲一首,唱到:“爬那西山呀,挖那野菜啊。用暴力来对抗暴力啊,还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呀。世上没有神农、虞、夏这些明君了啊,我们能去哪里呀,唉,我们就要死了,真倒霉呀。”,唱完,就饿死于山上了。这么说来,伯夷、叔齐究竟有没有怨恨呢?
   (武王以暴易暴,伯夷叔齐怎能没有怨恨啊。)
   有人说:“天道公正,好人总有好报”。那伯夷、叔齐可以算好人吧?品节如此高尚,竟然饿死!孔子有七十几个成大器的学生,他单单认为颜渊一人好学;然而颜渊穷得要命,吃糟糠都吃的唧吧唧吧的,营养不良,英年早逝了。天道对好人的回报,就是这样的吗?盗跖天天枉杀无辜,吃人肉,穷凶极恶,成立黑帮,横行于天下,这样的黑手党头目,竟然怡享天年。这遵循的是什么天理呢?这两个例子只是比较明显的两例。到了近代,德行不好,无视道德,一辈子寻欢作乐,居然还一代代富贵淫欲。有的人遵纪守法,不乱说话,能走大路就不走小路,碰到不公正的事情就奋力维护正义,而这样的人,遇到灾祸的,数不胜数呀。我就疑惑了,这所谓的天道,究竟他妈的有还是没有?
    (根本没有天道,老天眼睛他妈瞎了啊。)
    孔子说:主张不同,就不互相磋商。也就是各人坚持自己的志向。所以说:如果富贵可求,就算当马夫,我也愿意啊。如果富贵不可求,那我就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天冷,才知道松柏不象别的树木那样凋谢啊。整个世道浑浊的时候,品格高尚的人才会显露出来啊。难道品格高尚的人能显露出来,就是因为他们重道德,轻富贵吗?
    (一个人品格高尚的人为后人所知,只是因为他们品格高尚吗?)
    品德高尚的人死后,没有得到相应的名声。贾子说:“贪婪的人为财而死,烈士为名而死,追逐权力的人为权而死,平常人贪生怕死。”同类的人总是集聚在一起。云和龙一起,风和虎一起,圣人兴起,万物的本质才能被看清。虽说伯夷、叔齐品格高尚,还是因为孔子才有了更大的名气;颜渊虽然好学,也需要和孔子在一起才能为世人所知。居住在山间的高人,进取与退隐皆合于时宜,象这样的人,湮没无闻,世人都不知道他们,悲哀啊。平民百姓,想要磨练操行来扬名的,如果不依附于显贵的人物,怎能留传于后世呢?
    (如果没有人宣传,真正品德高尚也是不为人所知的。名节,是宣传出来的呀。)

所以这篇文章的观点是:
    武王以暴易暴,是可耻的。伯夷叔齐对这点是怨恨的。天下百姓拥戴周朝,以及孔子认为伯夷叔齐得到了名声,没有怨恨,是不对的。
    根本没有所谓天道的。好人好报,坏人恶报,是狗扯淡的。象我,这么个有道德的君子,到头来居然被宫刑了,皇帝老儿眼睛瞎了,上天的眼睛也是瞎的。
    一个人的名节,是靠人宣传出来的。象我这样,受宫刑而不自尽的人,死后是不会有名节的。但难道我的道德就不高尚了吗?
    皇权,都是用暴力夺取过来的,真正道德高尚的人都是以皇位为耻的。当皇帝的人都是不要脸的。
    呵呵,司马迁真牛逼啊,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反皇权的,尧舜的民主政治已经不再了,只有一帮龌龊的皇帝在专制这个国家。
    中国历史上头号愤青非他莫属了。伯夷叔齐,也可以封一个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民主人士”的称号。

posted on 2006-11-01 11:48 brent 阅读(350) 评论(1)  编辑 收藏 引用 所属分类: 对影成三人

评论

# re: 愤青司马迁对“天道”的讥讽 2006-11-01 12:02 qiuwhite

居然把司马迁拉齐到和你一样的水平 哈哈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推荐】超50万行VC++源码: 大型组态工控、电力仿真CAD与GIS源码库
网站导航: 博客园   IT新闻   BlogJava   知识库   博问   管理